2011年6月17日 星期五

[介紹]波津彬子


波津彬子也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個漫畫家,我第一次看她的作品是古早時期東立所出版的靈少女雜誌,這本雜誌在當初日本朝日ソノラマ的眠れぬ夜の奇妙な話(簡稱ネムキ,不過變成雙月刊後似乎就是雜誌的正式名稱了)後來變成雙月刊後停刊,但是這本雜誌讓我印象深刻的作品很多,像是高橋葉介的夢幻紳士(這套真的很棒)、川原由美子的觀用少女跟今市子的百鬼夜行抄(不過當初並未在台灣靈少女連載),我最喜歡的就是波津彬子的雨柳堂夢語了,另外這本雜誌也有很多低能到爆炸的四格跟短篇漫畫,有幾套台灣有出,特別推薦犬童醫院繁盛記。

因為喜歡雨柳堂的氛圍,所以波津彬子的作品我也幾乎都有接觸,不過我本來以為她的作品台灣有出版的我都有收,沒想到竟然有青文出版的遺珠之憾...(詳見中文WIKI)

另外附上波津彬子的日文WIKI個人網站

以下並沒有照著出版順序介紹,單純只是圖片上傳順序的問題。其實我有稍微排一下啦,只是懶得排來排去就是了...  (遮臉
水棲之鬼:
看書名就知道是講鬼話,不過畢竟波津彬子本來就是在ネムキ上面畫,所以會是鬼話也很正常,不過我個人覺得因為波津的畫風不太適合現代故事,而她也很聰明的都是以偏近代為背景來述說她的故事。

我覺得她在描寫淡淡的情愫與又愛又恨的心情方面很切實,加上整體風格又很典雅,和服配上西洋住宅或是日式建築,常常讓我覺得故事不是重點,光是享受漫畫的整體畫面就夠了。

九道黑夜門:
這本有BL,不喜歡BL的人請記得避開這本。  (笑

一樣是短篇集,因為主要收錄了九個短篇所以就叫九道黑夜門,感覺很隨興的取名方式,不過波津彬子本來就是個很隨興的人,她在每本單行本後面都有個叫波頭濤子的碎碎念(其實是日日平安),這個單元常常是波頭濤子老師拼命逃避現實,不想畫漫畫的碎碎念。  XD
牡丹燈籠:
這是江戶末明治初,極為活躍的相聲名家三遊亭圓朝(1839~1900)將中國元末明初的怪異小説集「剪燈新話」中的「牡丹燈記」與「渭塘奇偶記」改編為「牡丹燈籠」的相聲劇本,是描述與富家小姐阿露兩情相悅的新太郎無法廝守,在得知阿露小姐的死訊後,沒想到阿露提著燈籠來見他了...

牡丹燈籠也有改編成電影,劇情上與原著也不盡相同,對怪談有興趣的人其實可以比較看看,各有各的趣味。
鏡花夢幻:
這是日本新出版的封面,跟台灣的封面不太一樣,是改編泉鏡花的奇異小說集,我到現在還是覺得能把泉鏡花那種夢幻世界詮釋得如此好的漫畫家,應該還是只有波津彬子了。不僅僅是擅長的畫風剛巧與鏡花夢幻的背景世界吻合,重要的是那種人與妖異之間的感情描寫。

裡面我最喜歡的是敲鐘的那段,最後的部分令人動容,當然有興趣的話也很建議去翻閱泉鏡花的原著,非常推薦。
唐人屋敷:
故意挑戰西方人都覺得東方人很神祕的作品。  (笑
不過這主角也是真的有奇異的能力就是了,背景在紐約,主角是混有東方血統的混血兒,穿黑西裝戴墨鏡,一副黑道的樣子,不過他其實是在幫人除魔的,因為不了解東方神秘的西方人總是特別膽小啊。

這本書的故事很有趣,個人還蠻推薦拿來輕鬆一下的。
燕雀庵夜語:
這本其實是很早期的作品,老實說我覺得波頭濤子老師的書名都挺白話的,你看了書名就知道內容會是啥,其實還蠻親切的,所以這本就是在講燕雀庵這地方發生的事情。  (爆

老實說在看的時候會不知不覺的就代入了雨柳堂...蠻類似的故事。
秋霖之忌:
一本描寫禁忌戀情的作品,其實也沒那麼禁忌,不過在時代上的設定上,的確是算比較禁忌的戀情了。在她的作品當中,應該算比較偏成人向的作品,嚴格說起來,也不過就是設定上的成人向而已,故事本身還是很普通的少女漫畫。
雨柳堂夢語:
波頭濤子老師的代表作,蓮少爺很棒。  (喂

蓮家裡開了一家叫雨柳堂的骨董店,因為蓮可以跟物品上的古老精靈對話,所以常常遇到很多有趣的事件,當然其中也有相當危險的事件。不過蓮少爺憑著跟這些古物的交情,一再化險為夷的冒險故事。<--以上有部分是說謊。

本來是只有短篇而已,後來做贗品的青二郎出現後,故事開始有了長篇連載的感覺,但是還是以單一事件為主,想藉著骨董店的陳舊氣息回憶往事的人,不妨去找來看看。內容是偏中性化,基本上單純的講古物與人之間的接觸所引發的小故事,很適合拿來打發時間,裡面很多小妖怪都超可愛的。
深夜溫柔手:
這也是日本新出的封面,舊版封面是波頭濤子老師早期的畫風。
這是個貓與女人爭寵的故事。 (完)
其實不只這樣啦,故事的主要視點是貓,因為她主人去世前正巧娶了個老婆,然後這隻貓就有點在跟太太爭風吃醋,可是在男主人去世後,卻因為公司的事情讓女主人陷入了危機,到底誰才是想害女主人的犯人...?

最後的收尾很棒。
 
英國系列(等待月亮出來、中國之鳥、雙子玫瑰的憂鬱、風之門扉、空中樓閣的住人、公主的戀愛煩惱):
這系列我也很喜歡,以被逼婚而拼命找新娘卻又一直鎩羽而歸的寇尼里亞斯為主軸,發生的一連串怪異事件,這部其實帶了點小推理,寇尼里亞斯又要當偵探又要擔任被甩的角色,實在很辛苦啊。  (笑

我最喜歡的是裡面串場的貓,根本就是妖怪貓一隻,可是相當有趣。雖然一開始是他破壞了寇尼里亞斯與他主人的姻緣,但是最後兩個人的婚事也是他促成的。

英國系列比較不一樣的是空中樓閣的住人,這本比較算獨立的故事,不過背景相同,就把他放在一起了,這本的故事是描述愛幻想的少年被收養後,才發現他幻想的東西都變成真的了?附帶一提,裡面登場的貓也相當可愛。  XD

另外公主的戀愛煩惱是獨立出來的,沒有被列入英國系列,可是我想說背景都一樣咩....這本是家庭喜劇,被大家所疼愛的千金小姐疑似陷入戀愛讓溺愛她的父親跟兄長手忙腳亂的故事,相當溫馨有趣。

波頭濤子老師常常會陷入莫名的低潮,認為自己沒有才能,畫不出來,不過我覺得她的故事雖不算出色,但是帶有豐富的個人特色,彩稿的繪製也很用心,我對她的喜愛一直維持著一定沒有改變,對我這個喜新厭舊的人來說,實屬可貴。

在此推薦給想看短篇故事集,不想有長篇連載壓力的人。

2011年6月16日 星期四

伊坂幸太郎 終末的愚者


伊坂喜歡電影、音樂還有幽默。

這是我從他書中感覺到的,常常從他的書中看到裡面的腳色自娛娛人的行為,而這些行為會讓讀者我不禁莞爾一笑,不是爆笑,而是那種「啊~我能明白。」的笑容。

而他書中那種特有的臨場感,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點,我想他有很多小說被翻拍成電視劇跟電影,就是因為他書中那種場景,就有如是直接把電影畫面呈現在你面前一樣。

如果這個世界在八年後即將毀滅,你會做些什麼?

被宣判小行星即將撞上地球的五年後,剩下的三年要怎麼度過呢?這就是在描述這些人的故事,人,即使是世界已經走上末日了,每個人面對末日所採取的行動也有所不同,有人想讓失和的家庭回歸舊好,有人想做些沒做過的事情,有人希望在這僅剩的三年內好好孕育自己的孩子...形形色色的人生就這樣展現在終末的愚者書中。

至於每一篇的標題,其實也是伊坂的幽默,每篇標題後面皆為日文的ル,恰巧與書名的フール呼應,但是卻又不覺得伊坂刻意地將標題主題融入在故事中,一切都是這麼自然,就算小行星要落下來了,我們還是得吃得喝得生活,就這樣子跟自己重要的人一起迎向最後的日子,似乎也不錯呢。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呢?

助理A事件簿其之十三


每個人應該都有個一兩件穿起來很舒服,就算領口鬆掉了,還是捨不得丟掉的T裇吧?雖然他穿起來舒服,可是我們都會知道這衣服穿出去實在不太適當。

前言至此,我朋友說A先生夏天的T裇幾乎都是這類領口已經變成荷葉邊的東西,看起來就覺得那應該是要送回收箱或是乾脆在家裡當睡衣,怎麼會穿來上班呢?虧A先生還跟我朋友誇口過:「因為部主任會注意穿著,所以我都會盡量不穿T裇來。」這種睜著眼睛說瞎話的能力實在無人能比。

穿著如此,其實他個人衛生習慣也是讓人不敢恭維,我朋友說都待在冷氣房裡面上班,為什麼靠近A先生就能聞到濃濃的臭酸味,本來她以為是她自己太敏感,但是某天她跟助理妹妹聊天之後,她才發現原來助理妹妹每次來借公用電腦使用時,都得小心呼吸,還有A先生使用的滑鼠整個都油膩膩的。

我朋友說,她本來以為這種事情不過就是一些人對阿宅的偏見,可是沒想到還真的讓她遇到了,只能說,這個世界上還真是無奇不有。

2011年6月15日 星期三

伊坂幸太郎 OH!FATHER


這是關於一個叫由紀夫的高中生與他四個父親的故事。

不要懷疑,由紀夫有四個父親沒有錯。因為他的媽媽四劈,可是這四個人都不想放棄由紀夫的母親,於是就變成了四個父親+一個母親+一個小孩的大家庭...

故事一開始就是伊坂一貫的熱鬧風格,由紀夫的同學帶出了他四個父親,進而一個一個的讓讀者更加認識這四個父親,他們各有特色,雖然他們並不知道誰才是由紀夫真正的父親,但是他們都用自己的方式愛著由紀夫。

書中由紀夫因為跟其中一個父親去賭賽狗,進而介入了一樁跟政治有關的公事包掉包事件,而一個一個的小謎團,就這樣接連出現,讓由紀夫跟四個父親開始當起了業餘偵探...

我一直覺得伊坂在父愛這方面的著墨蠻多的,重力小丑、宅配男裡面的父子情即使在已經閱讀很久之後的現在,我依然會為裡面的父子情動容,OH!FATHER的父子情呢...雖然也相當的感人,尤其是看著父親們對由紀夫的教育方式,到最後救出由紀夫的部分,都讓人感受到那小小的幸福。可是由紀夫內心的吐槽我覺得才是他們父子感情交流的極致。  XD

伊坂自己說這是他第一期作品的最後一本書,之後他想用不同的方式寫作,不過他也很擔心讀者認為「完全沒有變」。不過因為伊坂的第二期作品我也只看過三本,實在是難以評斷,但是我所感覺到的伊坂幸太郎所架構出來的世界,其實並沒有相當大的改變,在你閱讀的時候,你依舊能體會到「這就是伊坂」,可是說真的,我也無法解釋,到底所謂的伊坂是怎樣的。

2011年6月14日 星期二

助理A事件簿其之十二


昨天說了A先生的行程總是滿檔狀態,一直與朋友保持密切聯繫,當然與女朋友之間的熱線你和我也是不可缺少的。可是因為每天日理萬機,像通話費這種小事,難免會忘記。所以我朋友有時候會聽到A先生打電話去要求復話。

基本上大多數人都有綁月租費,月租費的話不管你有沒有通話費都是得付錢的,我朋友說她本來以為這是常識吧,但是對某些人來說也許就不是。

某天,A先生又打電話去電信客服了。

「小姐我被斷話了。...為什麼你們帳單來得這麼慢,都過了繳費期限了才寄斷話通知單來!(帳單跟通知單不同吧!)...而且我都被斷話了,為什麼我還要繳月租費?我不是已經被斷話了嗎?(月租費不是本來就要繳的嗎?)...我不管你們的作業流程是怎樣,為什麼我被斷話了還要繳月租費,而且你們通知單來得太慢結果害我不能去繳費!(無理取鬧...?)

總之大概就是上面對話的loop,對於這樣的A先生,我朋友表示:「他沒有資格說他家老闆不食人間煙火。」

人常常評論別人而不自知自己的無知。  (回頭看自己)

石田衣良 美麗的孩子


故事是以一個平凡的14歲男孩的生活開始的,他喜歡觀察植物,在平凡的幸福中過著生活。結果某天,發現了一個九歲女孩的屍體,讓他們的小城鎮一片嘩然,最後凶手竟然是他13歲的弟弟...

這個故事是以哥哥在弟弟被帶去輔導之後,在家人面對社會輿論,媒體報導之下,他發現沒有報導能夠像他所喜歡的植物一樣,把這個事件好好的分類整理,所以他開始找,找他的弟弟為什麼犯下這案件的線索。他不是想為自己的弟弟脫罪,因為兇手的確是他弟弟,他只是單純的想要知道,「為什麼?」,僅僅如此而已。

其實石田衣良的書給我一向的共通點就是擅長描述殘酷的事實,像這本書裡面,他們一家人因為弟弟的事情所面對的一切會讓人覺得難過,不過這個世界,原本就是這樣,不管你是不是加害者,只要你是加害者的家人,就會被貼上一樣的標籤,也會被用著有色眼光看待,我常常在想,究竟有罪的是誰?而真正不對的是誰?加害者固然不對,但社會有資格對他們的家人做出這種攻擊性的行為嗎?可惜的是,我們的社會對這種連座一向覺得正常不過,所以加害者失去人權的同時,他們的家屬同時也失去了這樣的權利...

這本書與其說是在描述哥哥在尋找事件的真相,不如說是哥哥在這樣的情形下,有著怎樣的想法,怎麼樣的成長,即使在這麼醜惡的社會下,哥哥依然的保有著他美麗的心靈,書名美麗的孩子,也許正是在述說著這樣的心靈吧。最後即使已經發現了真相,但是哥哥點頭答應隱瞞的沉重壓在我的心上,是怎樣才能讓他做出這樣的決定呢?正是因為知道了所謂的痛苦,所以才更不願讓人也承受一樣的痛苦吧。

人的成長,其實只在那樣的一瞬間。

GMT+8-8


前幾天是Panasonic新相機跟新鏡頭的發表會,外星人心繫著這場發表會,星期天我們在車上,他問我:「我們跟英國的時差是?」

「八小時。」

「加還是減。」

「...減。」

外星人埋頭玩著手機。

「我覺得英國被看不起了!」

「???」

「你看歐美其他國家的GMT都有+x,就英國什麼都沒有!只寫了GMT!」

「....台灣時區是?」

「GMT+8?」

「我剛剛說了英國比我們晚八小時。所以GMT+8再-8是多少?」

「....那他幹嘛不寫GMT+0嘛!QQ」

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太田忠司 月讀


人死去之後會留下月導,月導有著各式各樣的形式,但是不是誰都能理解月導的意思,能夠去解讀月導的,只有月讀。

一個女大學生被殺了,她留下的月導被正巧住在她鄰居的月讀解讀了,而調查這個事件的警察便借助了這名月讀的能力,兩個人各取所需,同樣的他也幫助這位月讀調查他想知道的過去。
另外,兩個被收養的孩子,在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時,調查到的事情,又會在整個事件當中有著什麼樣的發展?

以SF包裝的推理小說,但是像這種有著SF成分的,最難的地方就是怎麼在非現實的東西與現實當中找到那個平衡點,太田忠司把世界觀設計得很好,整個故事的流暢度以及合理性也相當高,後面的敘述法我覺得相當的有趣,兩個不同地方發生的事情卻巧合性的相似,加上那樣子的分段跟分頁,看下去相當的爽快。  XD

其實我比較期待的是狩野俊介的系列,不過月讀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吸引我,也許很多人會以為月導留下的訊息帶有著很重大的意義,會像所謂的死前留言一樣,但是這本書當中出現的月導,卻不是這個樣子,有的是死前看到的東西,有的是惦記的東西,形形色色的月導,代表著許多不同的意思,讓我不禁的想著,要是我死後也會留下月導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月導呢?

不過看來月導是不能自己控制想留下什麼的,不然我會想要具現化成キノ吧  (大誤

助理A事件簿其之十一

我朋友說A先生其實很忙碌,但是好像都不是在忙工作上的事情。

上班的時候BBS聊水球、skype跟朋友大肆聊天(當然是用耳機麥克風)還有打電話約吃飯,另外假日的時候還走南闖北的找朋友聚會,簡直比母鳥還忙碌。

基本上我朋友對A先生的行程並沒有興趣,可是因為A先生喜歡在辦公室講私人電話,所以很自然地就知道很多A先生的假日計畫,像是這星期要去台大那邊的人性空間聚會、今天下班了之後要去聚餐(附帶一提,時間地點都一清二楚)、放假要去找女朋友、還要去台中還是高雄找朋友之類的。

A先生感覺好像是個交際花一樣。

我朋友說她跟助理妹妹有私下討論過,A先生這樣也沒有賺多少錢,還想要結婚,可是又常常走南闖北,娛樂花費應該很多。不過因為A先生他們醫生常常懶得吃飯或是外務很多,所以他經常可以撿免錢的便當,說到這個,我朋友就覺得A先生貪小便宜的個性一覽無遺,每次只要有醫生拿來的東西可以拿,他總是毫不客氣地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想必是勤儉持家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A先生好像對今年的司法考試很有把握,想必他在行程滿檔的同時,還抽出許多時間念書,看來是利用了精神時光屋吧。

2011年6月10日 星期五

助理A事件簿其之十

連載破十回了耶!  \'3'/

寫到現在,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圖越來越難找了,以後難道要進展成自己畫嗎!

前言結束。

我朋友剛去上班的時候,雖然被A先生那句:「真不知道X醫生為什麼會錄用你耶,明明另一個女生比較年輕。」給氣到,但是基於同一間辦公室,也麻煩過人家,所以基本上還是想維持一定的交情,多少還是會跟A先生閒聊,當然隨著時間經過,我朋友跟A先生的對話除了公事上之外就...

面臨轉職,一定會有人問之前的工作,A先生也不例外,當然他也娓娓道來他之前的工作經驗,聽說他之前也是在一間醫院其他科的實驗室當研究助理,本來那個計劃是三年期的,但是他之前的老闆在他做滿兩年後跟他說不續聘請他另謀高就。

當時聽到這話,我朋友本來還有點同情他,想說他老闆婊他。

但是隨著時間經過,每天看A先生鬼混,每天看A先生總是十點後才到,每天看著A先生的所作所為,再對照A先生當初說的:「實驗室大的壞處就是人際關係很麻煩。

我朋友表示,如果今天她跟A先生是同一個老闆,她一定跟老闆告狀告到A先生脫褲子求饒,哪像B先生那樣把A先生晚來的工作份都攬在自己身上做啊!

另外,就我朋友稍微打聽一下就是,大多數就算是單純做實驗的研究助理,也都是遵照醫院正常上下班時間,頂多有彈性一小時內,照A先生的習性來看,想必是沒有跟實驗室的其他同仁共進退。

很多白目,永遠都不自知,你說是吧?

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潮流不過就是一陣一陣

喜歡畫圖、看圖的人常常會去逛pixiv這網站,我偶爾會去,不過並不是常駐在上面,但多少也會知道最近什麼作品引起潮流。

基本上ACG的圈子真的很小,當紅的東西就是那麼莫名其妙地就紅了起來,沒感覺的人就無法理解這東西怎麼會紅。其實說穿了,也不過就是一句話而已,「你的王道不等於我的王道」。

說真的,這不過就是「尊重」而已。

每每有人說現在的少女漫畫都是在做愛,我總是會出面問這個人到底看過多少少女漫畫?前陣子看到有人這樣講,我跟幾個有在定期看少女漫畫的朋友說:「以後遇到這類人,我想我就退讓一點,他只要能舉出三套超過三本,而且劇情都在做愛的少女漫畫就好了,那我就吃虧一點,我舉個十套超過十本,且以劇情取勝的少女漫畫好了。」

說歸說啦,每次只要我出面反問,這些定言少女漫畫都在做愛的人都舉不出什麼屁來。

一點都不了解,為什麼可以輕易說出「都是怎樣」的話來?

BL這塊也是一樣,最近某幾部動畫正在撥出中,通常正在撥出的動畫當然是話題中,君不見前一季的魔法少女小圓獨占鰲頭多久?現在引起潮流的換了,pixiv首頁的熱門圖類型換了,就有人在那邊抱怨怎麼都是BL圖?

我想只要有心,你有持續在關注的繪師,你大可去繪師的個人頁面看,首頁的熱門圖沒有點進去,你也沒辦法看到完整的,難道說有人押著你的手硬要你點進去看BL圖嗎?沒有啊?

你可以不喜歡,你可以選擇不要看,但不要忘了,每個人的喜好不一樣,懂得尊重別人,你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

P.S 是說我好久沒畫圖了,想畫卻又懶懶散散....

助理A事件簿其之九

昨天說了A先生會說他女友呆呆,但是他自己也會拿這形容詞說自己,像是拿錯單子,跑錯單位辦事情,他偶有幾次會說,「我剛剛又笨笨了。」或是「我剛剛又呆呆了。」之類的話。

我朋友對這他這些話的形容是,幸好他沒有把「我」改成「人家」,不然她會馬上把椅子砸在A先生頭上。

其實本篇已經不需要任何言語了,僅以一張圖形容我朋友當下對A先生的印象。



大概就是這樣吧,嗯。

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キノの旅6心得

えないと誓います
誓わないと誓えます
誓えないと誓えます
I don't trust me. 

口絵「入れない国」Reasonable

キノ來到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用盡了一切似是而非的理由阻止キノ進入他們國家,可是卻在知道キノ對他們國家有利可圖時,馬上變卦的說這些理由都不算什麼,歡迎キノ進入他們國家。

理由,其實每個人都會說,只是是理由還是藉口?

其實我們都會這樣,想要為自己的行為找出一個理由,可是有時候這些理由都只是我們為了合理解釋所作出的藉口。

可是為什麼我們要去合理解釋自己的行為?那是不是又必須幫找理由這個行為找出一個合理的理由?如此一來,只是重複無用的行為,一點意義都沒有。

理由,是用來說服自己以及說服別人的。

可是有很多的行為都不是能用所謂的理由說服的,為什麼要吃?為什麼要睡?這些自然的行為都不是能解釋的,當硬要為一件自然的事情找出理由時,那已經變成藉口了。

就像這個國家,因為旅行者無法帶來利益,所以不讓旅行者進入,可是當旅行者可以帶來利益時,馬上改口說那些都不是問題,那為什麼需要之前的理由呢?

其實只是為了要讓自己的行為合理化,為了說服自己,為了有理由好拒絕,其實真正的理由卻不肯說出口。

誠實的理由,是理由。

虛偽的理由,是藉口。

「中立な話」All Alone

為了爭奪一個死去旅人的財產,兩個旅行者想要將之佔為己有,而他們雖然彼此爭吵,但是面對有可能讓他們分得的財物減少的人,卻是有志一同的抵禦。

普通的旅行者,也許就這樣被他們給殺了,然後他們和平的分取兩個屍體的財物。

シズ様則是用比他高超的武術讓他們知道即使要爭吵,輸的也是他們。

キノ則是用他淡漠的神情說他沒興趣,就離開了。

師匠則是舉起說服者,把這三個人的財物都佔為己有。

其實他們都是中立的,因為這件事情跟他們無關,但是他們採取的態度跟他們本身的實力讓他們都有著不同的際遇。

沒有實力的旅行者被殺,有實力的シズ様則是安然脫身,淡漠的キノ則是一點都沒有跟他們扯上關係,師匠則是以一貫的手法成功的表現了「鬼」的本色。

其實很多事情只要我們抱持的態度不同都有不同的看法,忿忿不平的抗爭也許可以得到平反,默默的承受也許在某天會有成功的機會,一點都不在意的話也許讓自己過的更快活。

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一種解決方式,其實要是仔細想想,可能可以把事情處理的更好,也讓自己更不會後悔。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能得到的也不同。

在面前的可以做的選擇常常不是單行道,而是許多分叉的道路,只是我們不願意去考慮其他的可能性,正在怒氣當頭的時候,根本不想去考慮爭吵之外的答案;正在難過的時候,根本不想去考慮退縮之外的可能性。常常,我們都會被自己的心情所左右,以至於看不到其他的可能。
面對選擇時,什麼樣的決定是讓你最不會後悔的呢?

沒有不後悔的決定,只有讓你覺得是值得的決定。

「戦車の話」Life Goes On. 

キノ跟エルメス遇到了一台戰車,這台戰車即使在戰爭結束了,依舊遵守著當時戰車長給他的最後使命:「破壞一台砲管右側有三條紅色直線,左側畫有一隻貘的黑色戰車。」所以即使戰爭結束了,戰車長去世了,它依然在尋找這台要破壞的戰車。

最後,キノ跟エルメス回答這台戰車並沒有看到它要尋找的戰車,然後目送著這台「砲管右側有三條紅色直線,左側畫有一隻貘的黑色戰車」離去...

為什麼戰車長要給這台戰車一個不可能實現的任務?

死去前的戰車長是怎樣想的呢?

因為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不希望這台一直陪著自己的戰車也跟著死去,即使是欺騙也好,也希望它可以繼續存在,不要因為自己的死去就變成廢鐵...

讓我想到小龍女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到盡頭之後,仍然要欺騙楊過,希望楊過可以繼續活著一樣。可是他們的羈絆依然讓楊過在多年後跳下絕情谷殉情,但也因為這樣,他們也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

很多時候,我們不得已的只能用謊言來偽裝,也許是為了對方著想,也許是為了自己著想。可是其實有時候善意的謊言反而令人難過,就像戰車,它沒有自己的思想,只知道遵守著戰車長的命令繼續它的任務,即使是一個可能永遠不能達成的任務....要是它遇到的旅行者都對它說謊的話....

其實戰車早該在失去戰車長的時候也跟著就這樣消逝,只是為了命令,只好繼續的存在,可是戰車它又是怎樣覺得的呢?因為是機器,所以沒辦法知道它真正的想法,就像「機械人形の話」當中,機器人只知道遵循人類的命令下去行動,戰車也是一樣,也許,看過「機械人形の話」之後,會覺得戰車長這樣的做法也不錯吧。

可是我們為什麼活著是不需要別人幫忙做決定的。

第一話「彼女の旅」Chances 

被憎恨的他,無法不憎恨的她。

キノ跟エルメス在離境的時候遇到一名男子,這名男子對他們訴說為什麼他要旅行的理由,因為他曾經在意外中殺死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有著深愛他的戀人,他為了贖罪,所以答應了這個女人的要求,陪她出去旅行,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這旅行要付出的代價是他的生命。

因為這名女子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忘記了她對他的憎恨,這個人奪走了她所愛的人,只要看到他寫來的信,跟他有關的東西,想起她的戀人,她就無法忘記憎恨,因為她的戀人去世了,但是這個「兇手」卻還活著,而且刑期結束之後一樣可以過著跟之前一樣的生活。

她無法接受,所以她用他寄來的錢買了說服者,練習說服者,勸誘他陪她去旅行,打算殺了他,最後,她也真的如願以償的殺了他。

獵人中酷拉皮卡對於自己的恨,說過了一句話:「最可怕的是這股恨意隨著時間而消失。」﹝手邊沒書,有錯請指正。﹞我想,女人正是有著這樣的想法,所以才會殺了男人。我覺得,只要是強烈的感情總是難以遺忘,不管是愛還是恨。女人因為太愛他的戀人,所以沒有辦法接受殺死她戀人的人繼續活著,因為「他」已經不在了,被這個男人奪走了。所以,不殺了他不行,不然我就沒有辦法忘記那傷痛。

可是,殺了這個男人,恨意就能消失嗎?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死亡的人也不會再回來,而回憶,則是會一直留在自己心中,難以遺忘。糾纏著女人的,不是這個男人,而是回憶,只要沒辦法拋下回憶,永遠都沒有辦法去面對未來。

回憶雖然很美,但也是最會傷害人的一種東西。

恨他,只是一種藉口,說服自己不要面對現實的藉口,現實就是,她活著,而她的戀人死了。可是因為拋不下回憶,所以只好用了最後的方法讓她覺悟,殺了這個「兇手」。

殺了他,讓她覺得她已經為了死去的戀人盡了一份心力,那她就可以開始自己新的生活。讓自己不再掛念這件事情。所以她原諒這男人,只要他死了就可以原諒。

我們常常會藉著一些手段來讓自己去面對事情,可是,這真的是必要的嗎?

需要的只是,自己的覺悟吧?

第二話「彼女の旅」Love and Bullets

一個向キノ跟エルメス宣揚著她的和平的女人,是太過天真?還是真的不想接受?

我一直覺得天真的人可恨也很可憐,或許該說我自己太過現實,所以相對的排斥天真的人吧。可恨的是,他們搞不清楚狀況,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一切;可憐的是,他們搞不清楚狀況,只相信自己相信的一切。

雖然這樣說,但是有時候我還是很希望身邊有個天真的人,似乎可以被救贖的感覺,但是大多是受不了對方的天真。也許,是因為沒有「愛」吧!

跟女人一起旅行的男人愛著這個天真的女人,拿著說服者保護著她,讓她遠離危險,但女人卻宣揚著不需要說服者的說法繼續旅行,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天真為自己帶來的不是人們的理解,而是危險。

可是她一點都不知道,因為男人為她抵擋住了所有的危險,究竟是太過天真?還是不想看清現實?當她真的面臨著死亡的關頭時,也許她還是相信著「因為我沒有說服者,所以他不會攻擊我。」的心態吧?

男人的做法是對的還是錯的呢?保護著她,把她關在與現實隔離的籠子當中,讓她認為自己是正確的,讓她覺得被她規勸的人都被說服了。這樣對她是好還是壞呢?讓她快樂並不是愛她的唯一方法,一直保護著她也只是讓她不能成長罷了。

可是,這的確是一種愛的方式。

只是是對還是錯,就不是旁人能置喙的了。

第三話「花火の国」Fire at Will!

「你知道我在想些什麼嗎?」

「我又不是你,怎麼會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キノ跟エルメス來到這個國家之中遍佈著武器的地方,國民不製造武器,但是卻會收到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武器,許許多多的武器、五花八門的武器、過剩的武器、用不著的武器....遍佈在整個國家。

對這些國民來說,這些武器是不必要的東西,所以只好想辦法消耗它們,當作公車,普通用車....但是卻還是沒消耗不掉,到了最後,只是變成一種困擾。尤其是軍火,因為沒有戰爭,所以派不上用場,只好把這些軍火拿來做成煙火,開一場盛大的煙火大會。

キノ跟エルメス深受煙火的美麗而感動,但也因為煙火大會許多武器的使用而感到訝異,就在離開這個國家之後,他們遇到其他國家的人,發現這些人是來監視煙火大會的,因為這在他們看來,是一場軍事演習,所以他們擔心這個國家會用他們擁有的軍火去侵略他們,所以每年都過來監視。只是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國家的人正為了軍火的過剩而苦惱,他們沒有試著去了解踏入這個國家,只是用著外在來判斷,這是一個軍事強盛的國家,所以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們會用這些武器侵略其他國家。

這到底是哪個環節有了問題?我想,這就跟我們跟人相處一樣,沒有經過相處了解,只憑藉外在的認識,是不可能會知道對方的行為到底代表著什麼樣的意思一樣,有些人雖然長相斯文,看起來彬彬有禮,但是也許一說話就會破功;有人也許長相看起來凶惡,可是卻是連跟女孩子說話都會拼命冒汗,緊張的不得了的人。沒有人可以真的了解一個人,有時候就連自己也不一定會是了解自己的,所以我們可以因為對方的行為讓我們覺得奇怪就認定對方是個怎樣的人嗎?這個問題雖然見仁見智,但是不去了解,只是一昧的猜測,根本不可能讓我們真正的知道對方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與其因為不了解而懷疑猜測,不如想辦法去了解。

第四話「長のいる国」I Need You.

活著,有時候是一種責任。

其實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會變成怎樣,會讓我們變成「怎樣」的往往是我們身邊的人、環境跟許多事物。沒有人一出生就是好人或是壞人,也沒有人一出生就必須去「成為」什麼。

可是,有時候我們的家庭或是環境卻讓我們一出生便不得不去「成為」什麼,─Blue Rose─中的王子,要求キノ跟エルメス帶他出去旅行,但是キノ跟エルメス因為王子一出生便帶有的「責任」而拒絕了他,王子不是自己想要成為王子的,只是他出生的家庭,必須讓他成為王子。這是一種無法拋棄的責任,因為這責任負擔的東西太多,不是說想要捨棄就可以捨棄,最後王子終究成為國王,並且為自己的任性感到抱歉。當然,也有人是自己選擇,選擇讓自己「成為」有著責任的人。

而師匠來到的這個國家呢?

領袖不是自己想要「成為」領袖,而他的家庭以及環境也並沒有要讓他成為領袖,他只不過是經過抽籤之後被選出來的領袖。看似公平,但是卻又並不是那麼的公平。因為這不是他自己想要的「責任」,也不是他自己不得不擔起的「責任」,充其量,只是一群人以自以為公平的作法將這「責任」硬是交予給他罷了。所以他逃走了,因為討厭這份「責任」,也受不了因為這份「責任」而必須失去許多東西...

他捨棄了這份「責任」,所以,國家的高層也決定就這樣的捨棄他,因為他們已經不需要他了,充其量,領袖只是一種精神指標,當這個精神指標失去作用之後,他們需要的,是捨棄他,然後再找一個新的。可是領袖並沒有體悟到這一點,也許在國人的心目中,他是個無可取代的指標,但是對國家高層來說,他只不過是個可以隨時丟棄的棄子。

只是到最後,他還是不知道這一點。

當你想要捨棄你所該承擔的「責任」時,你確定你真的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嗎?

你,真的是被需要的嗎?

附帶一提:魔鬼一般的師匠不愧是魔鬼呢。  ﹝笑﹞不過也可以看得出來キノ許多方向受師匠的影響相當深,只是師匠給人家的感覺好像物慾比較重,出場總是穿著質料高級的衣服還帶著高雅的氣質,可惜是個魔鬼。  XD

而一直跟著師匠的青年背景也在這一話出現了,果然是有利用的價值才能跟師匠同行,不過我想師匠大概跟キノ一樣,是個常常會覺得「好麻煩啊~要是真的沒有人可以幫忙處理,也只好自己動手了...」的有著這種感覺的人。不過相較之下,キノ好像更懶惰一點,師匠還會自己找差事,キノ則是常常等著撿現成的便宜,不過也可以說是避免惹禍上身?

第五話「忘れない国」Not Again

什麼是真的需要記住的?而什麼又是真的需要遺忘的?

キノ跟エルメス來到一個國家為了之前曾經發生過的大洪水舉辦祭典的國家,雖然說這應該是一個充滿悲傷的祭典,但是國民卻都很高興的參加,甚至連商店都只有販賣有著「七週年」紀念標誌的生活用品,而國民也都很高興的購買,但是對キノ來說,這些東西用途一樣,但是卻因為紀念日的關係增加了不必要的文字,價格也比較昂貴,這對他來說,只不過是種困擾罷了。

然後在キノ跟エルメス入境的第二天,這個國家下起了大雨,接著キノ聽說了森林大火的事情,便決定要離開這個國家,因為森林大火過後的山林已經失去了功能,更何況又面臨了這種大雨。就在キノ出境之後,隔天一早,キノ跟エルメス看到了是一片便成水鄉澤國的國家。

這個國家,口口聲聲的說要記取那悲慘的回憶,但是卻只是做了一些表面功夫,並沒有好好的去想:「我們該怎樣才能夠避免再度發生同樣的事情?」輕忽了大自然的人類,不僅僅是愚笨,甚至是太過狂妄。知道有可能要是再度面臨大雨就會造成水災,那就應該在能力範圍內把預防措施做好,但是他們只想著制定紀念日,舉辦祭典,卻沒有想說應該加高堤防,把城門換掉,取水口也該改善。他們只想著要把這過去的痕跡留下來,好讓大家看到那過去的紀錄,只是,這並不能讓他們之後避免遇到水災,只不過是一種愚蠢的象徵罷了。

曾經聽過一句話:「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就是什麼都沒有學到。」而這個國家的人不也是這樣嗎?他們只顧著想這值得紀念,但是卻沒有想過這爲什麼會發生?或是該怎麼避免同樣的事情發生?有許多天災雖然沒辦法預防,可是當大自然對我們發出警訊的時候,我們就該了解,並且想著要怎樣才能讓傷害降到最低。

人類會遺忘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遺忘不該忘記的事情,記住不該記住的事情,我想就是種壞事。

故事中很喜歡的幾句話:
「人間は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るから素晴らしい、って考え方もある」

「つまりね、いやなこと、辛いこと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るから、絶望しすぎないで前向きに生きていけるって考え方」

「まあ、それも人によりけりだけれど。覚えておい方がいいこともあると思う」

第六話「安全な国」For His Safety

到底怎樣才算是「安全」?

キノ跟エルメス來到一個不管什麼東西都要限制的國家,因為他們認為那些東西都不「安全」,會傷害他們,會讓他們失去生命,也許真的那些東西有著所謂的危險,可是他們似乎並不清楚真正危險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真正危險的,是「人」,而不是「東西」。

東西本身是不會有想法或是動作的,會讓他們有著附加的危險性,往往都是人類自己。因為酒後駕車所以發生車禍讓人受傷、因為憎恨所以拿起武器傷人....要限制使用之前,應該想想「爲什麼」會發生像這些事件,而不是因為有人使用了這些東西傷害人,所以就限制使用這些東西,就像「店の話」當中,店老闆雖然製造炸彈,但是卻沒有想過要去使用它們,因為對他而言,他只是想要製造,想要販賣而已,也許他製造的東西在其他人手上會造成許多人的死亡,但是那是人去造成的結果,而不是「東西」自己行動所造成的結果。

最後,キノ跟エルメス出境的時候,審查官對他說了他認為不是「東西」的問題,而是「使用者」的問題,也許,キノ認為他說的是正確的,但是他的想法在這個國家對他來說是危險的,所以,キノ為了他的安全便跟這個審查官說他認為這個國家的作法是正確的。

在キノ眼中,這個國家想盡一切排除有著危險性的「東西」,所以要是有人抱持著跟他們不同的想法,那這個人也就是不認同他們,有著危險性的「東西」了。有的時候,不是正確的事情就一定正確,也不是錯誤的事情就一定錯誤,常常是因為抱持著同樣想法的人有多少去決定,就像所謂的投票表決常常只是去扼殺了少數人的意見,我們的生活當中,沒有什麼是絕對正確或是錯誤的,有的,只是認同的人多或是少。

群眾暴力才是最危險的「東西」。

第七話「旅の途中」Intermission

キノ跟エルメス投宿在森林中的小木屋,旁邊有些藍色的人影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這些人影是什麼呢?

之前板上有板友說他覺得那像是讀者的投影,而我,大概是被絕對少年這動畫給影響了吧,總有種浪漫到了極點的想法,想著說這是不是森林中的妖精之類的東西呢?(笑)他們默默的看著旅行者行經途中在此投宿的經過,在旅行者離開的時候對他們揮揮手,表示再見跟祝福之意。至於為什麼我會覺得他們是妖精還是精靈之類的,可能是因為書中說了他們對說服者有著恐懼的關係吧。對他們來說,這也許是沒見過的東西,所以他們會害怕,不過也說不定是因為他們知道這東西的可怕之處吧。

這個故事看到一半,突然想說要是師傅來到這裡過夜,而她的夥伴告訴她說他有感覺到東西,不知道師傅是不是會馬上落荒而逃,或是馬上拿出說服者出來威嚇呢?(笑)

故事的最後,キノ回頭說了一句:「謝謝。」是感謝這讓他度過一晚免於淋溼的屋子,還是說他也感覺到有某種東西默默的看著他呢?

不過,不管是什麼樣的情形,對於幫助了自己的人事物,都是必須抱持著感謝之心的。

第八話「祝福のつもり」How Much Do I Pay For?

活著,也許是種希望;但是也許死亡也是一種希望。

シズ様跟陸來到一個貧富差距相當嚴重的國家,貧窮的人為了生活、為了活下去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即使是販賣自己的器官從事違法的行為也一樣。

在這種情形之下,シズ様遇到了一名叫做ラファ的少女,這名少女拼命的要求シズ様買下她,讓她成為シズ様的僕人,因為她不想就這樣的在這個國家過著貧窮的一生,她選擇拋下她的家人跟著シズ様過著比較好的生活。彷彿是被ラファ這樣的心情給影響了,一直不想買下她的シズ様最後決定買下她,帶她離開這個國家。

可是就在離開這個國家之後,シズ様才知道原來ラファ說的都是假的,她只是不希望自己在家人的面前死亡罷了。她販賣了她所有的器官換取金錢給她的家人,就連シズ様買下她的錢也留下,因為她希望她的弟妹可以有機會受教育,離開這種貧窮的生活,所以她選擇欺騙,為了讓她的死亡給她的家人有著未來的希望。

最後,シズ様在她的要求下,讓她在不痛苦的狀況下死亡,而シズ様也前往他的故鄉,以著必死的決心回到自己的故鄉,也許是因為ラファ的死讓他覺得,死亡,也是可以帶給人希望的。

ラファ的話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真實的,她的確是可以不必再過著這樣的生活,而她所說的話是哪個部份讓シズ様決定買下她呢?也許是那種拋下責任選擇自己人生的部份吧,因為シズ様離開自己國家的時候也像是這樣,為了讓自己活著,所以讓這個國家陷入了只知道互相殘殺的狀態。在シズ様的心中,也許是不能原諒自己的,才會選擇回到那個國家,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希望能讓這個國家不再墮落。ラファ也許讓他看到了自己,可是也許他也沒有想到的是,ラファ也賭上了自己的生命選擇讓家人可以過得更好...

常常,我們會落入選擇的情形,怎麼選才好?怎麼選才對?選錯了該怎麼辦?就好像賭博一樣,這一注下去也許全盤皆輸,也許反而是相反的情況。ラファ賭了,事情也正如她所預料的一般進行,她對於騙了シズ様的事情沒有任何愧疚,因為她知道シズ様也賭上了自己的生命要去進行某些事情,所以她相信シズ様能夠理解她的心情,於是選上他讓他買下她。

シズ様は、人をさんざん苦しませてから死に至らしめる方法をよく知っている。
そしてその逆もまた、よく知っていた。

這是シズ様的溫柔,也是他到最後唯一能為ラファ所做的事情,讓她沒有任何痛苦的死去,然後,邁向自己可能會死亡的地方。

「いい笑顔だ。私も、こんな笑顔で死にたい」

這是他在面對死亡前最後的希望。

キノの旅5心得

しいと思うから 美しいと思う
Have I Ever Seen the Beautiful World?

第一話 「あの時のこと」Blue Rose

每個人,都會有著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也有著自己所必須負起責任的事情。

故事中的男孩想要跟キノ還有エルメス一起去旅行,可是キノエルメ卻再三的拒絕他,拒絕的理由跟第四集當中「×××××」Solo─中的理由是不一樣的,「×××××」Solo─中キノ希望這個只有獨自一人的孩子可以自己努力的活下去,所以他不帶他去旅行,但是這個故事中的男孩不同。他有著責任,キノ不能因為他的任性就讓他拋棄這份責任,因為,這是只有他才能做的事情;所以,キノ出發去旅行,而男孩則留在自己的國家。

然後在多年之後,擔負起自己的責任之後,他反省了自己,也知道當初的自己有多麼任性,人,常常會在長大之後才發現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沒有人的過去是不帶有任何錯誤的,而伴隨著錯誤而來的,是成長。我們,本來就是在一次一次的錯誤當中學習成長的。

知道了錯誤之後,記取了教訓之後,才會知道曾經傷害了誰,曾經因為自己的行為而犯下什麼樣的錯誤,我們一直都在學著,避免去傷害別人,減少自己錯誤的發生。我們不是與生俱來就會如何如何,經由學習,藉著自己的體驗,我們才會知道自己能做到的是什麼,能為自己做些什麼,能為別人做些什麼。懂的如何去負起應有的責任,也知道自己的能力該用在什麼方面,我們,隨時都在學習成長。

只是,我們也是不太懂的記取教訓的人類就是了。()


第二話 「人を殺すことができる国」Jungle's Rule

キノエルメス遇到一個旅行者,據他的說法,キノエルメス要前往的國家是一個「能殺人的國家」,一個不禁止殺人的國家,並不是他們所聽說的是個很有紳士風度的國家。很高興的表示他對於和平的國家感到厭煩,相當期待到了這個國家可以依照他的想法隨意殺人,並キノ提出希望可以幫他載運行李的要求,但是キノ拒絕了。

到了這個國家之後,キノ從原本的以為對這個「能殺人的國家」的看法慢慢改變,也依靠自己旅行者的經驗慢慢找出了這個國家的真面目。就在キノ要離開這個國家的時候,先前的旅行者出現並且表示要殺キノ,但是卻被這個國家的人給殺了,因為這個國家雖然不禁止殺人,可是『殺人者』、『蓄意殺人者』、『預謀殺人者』都會被這個國家的人殺掉。

最後,キノ遇到另一個旅行者,是一個對於之前居住的國家太過紊亂而想離開過著和平生活的人,而他,正是這個國家所需要的「能殺人的人」。因為想要擁有平和的生活,所以不允許有人來破壞現有的一切,於是對於以為能殺人就想要恣意而行的人,便會毫不猶豫的拿起武器抗戰,這是我對這個國家的看法。

但是這個故事,與其說我在意的是殺人者之間的關係,我更在意這兩個身處在不同環境的旅行者對這個國家傳言的認知,這個國家的『能殺人』,在我的感覺看來,就好像卡爾尼底斯之板的故事一樣,為了一個生命的存活,只好犧牲掉另一個生命,可是犧牲之下,生命必定帶來負擔,所以這個國家需要「能殺人的人」,我想就是如此。

至於這兩個旅行者,一個對平和感到厭煩,一個則是想要逃脫混亂,過著平和的生活,可能兩個人聽到的關於這個國家的傳聞大同小異,但是人類總是會自然的去接收自己想要的訊息而屏除掉其他的旁枝末節,只聽到想要的。想要逃脫和平的,聽到的是這個國家不禁止殺人,想要離開紊亂的,聽到的是這個國家賣的可利餅有如小山一般高。一樣的國家,到達的旅行者看到的也就是城市的表象,一個治安很好,大家笑臉迎人,可利餅像小山一樣高,可是不同的人,願意聽到的說法就不一樣。

因為我們總是只用著自己的喜好來決定去聽到或相信什麼。

即使,有時候不想相信的事情偏偏是事實。


第三話 「店の話」For Sale

キノ來到一家店,店不常有客人來到,不是開設在城市,而是在廣大的草原中央,因為這家店賣的是炸彈,也就是一種被大家認為是拿來「傷害」的「武器」。

店主人是個相當有理想的人,他想要開一家店,依據他以往當客人不愉快的經驗為助力來開一家店,但是他賣的東西卻不為一般人所接受,所以他只好到草原中央,自己一個人孤單的在這裡開店。

所謂的武器,定義是怎樣?

用來傷害生物的東西?用來奪取性命的東西?

可是武器要是放在那邊,也就只是一個物品罷了,沒有任何意義,店主人製造這些東西也只是單純的想要製造,而不是想要用來滅亡國家或殺人,就像他說的,使用者跟製造者是不同的,就像許多科學家也不會想到自己製造出來的東西會變成奪取人性命的武器,因為他們只是單純的想要製造,而不是要拿來使用。

彼氏彼女中,雪野扮演的博士對於自己製造的人工生命被當成武器而感到相當難過,而許多人也把罪過推到他身上,可是博士也說了,人工生命本身沒有錯,是想要利用的人有了不該有的想法。物品是沒有生命的,它們只能被製造出來被使用,而不是自己能有所動作,可是因為我們是人類,只會想要把錯歸咎到別人身上的人類,卻極少去想是不是自己有錯的人類。

人類從歷史得到的教訓就是從來不知道教訓。

這句話說來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第四話 「英雄達の国」No Hero

從小,所謂的英雄就充斥在我們的身邊。

學術上的英雄,社會上的英雄,大社會中的大英雄,小社會中的小小英雄,故事中的英雄,ACG中的英雄,我們從小,就是在"英雄"的世界中長大。

就算不想成為英雄,也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崇拜英雄。

但是在內心深處,最深的那個想法,通常都是:「只要一次就好,我也想要成為英雄。」所以,這七個人也是一樣,想成為英雄,保衛自己的國家,就算這個國家已經成為廢墟,還是我們的國家,我們還是要保衛它。即使,這已經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他們七個人守護的一個小小世界;雖然,這是因為誤會,所以這七人才以為自己的國家已經消失,但是,在他們心中,這還是他們的國家。

被派出去的遠征隊,因為路線的關係所以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晚回到國家,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空無一人,已然成為廢墟的國家,不禁在心中認為這是自己的錯,因為太晚回來,沒辦法保衛國家,讓國家就這樣滅亡了,所以,即使是徒勞無功也好,就讓我們七個人來保衛這個只屬於我們的國家吧!

並不是想成為英雄,但是卻成為這個國家「最後的英雄」。在我的想法來看,他們真的是英雄,不為人知的英雄。

最後雖然沒辦法抵抗キノ這個侵略者()的侵略,但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家」而死,我覺得他們的確是英雄,即使他們不覺得他們是英雄。因為他們堅持了自己的一切,在這一點來看,已經是「英雄」了。

而我們,也是可以成為英雄的,即使是小小的英雄......


第五話 「英雄達の国」Seven Heroes

有如前面說的,我們總在不知不覺中崇拜「英雄」,甚至於,會自己創造「英雄」。

其實這種情形也存在我們的社會,其實我們認為的英雄只存在我們心中,不管是怎樣的人,都可能在我們自己的塑造之下成為英雄,所以不同的時代,同一片土地,一樣的人,可能成為英雄可能被唾棄。

在中國,許多的朝代遞嬗之下,某個朝代的英雄不見得就是一個朝代的英雄,推翻腐敗王朝成功的人是英雄,推翻失敗的人只是逆賊。「英雄」,真的存在嗎?還是說,這只是我們的自以為是所塑造出來的一種角色?

這個國家的人,正是將這些始終沒有歸來的探索隊視為英雄崇拜,可是他們並不真的實質的了解這七個人真的為這個國家做了什麼?只是因為他們負責的是最險距的地方,只是因為他們一直沒有歸來,在國家合併之前一直沒有歸來,所以他們便逕自猜測這七個人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路途中的危險,為了國家的未來而犧牲了。

這七個人,正是因為這樣被塑造成英雄。

而我們的歷史上,是不是也有這樣被塑造出來的英雄呢?

「英雄」,真的存在嗎?

我想這個答案是確定的,只是所謂的英雄不是要成就一番大事業才是英雄,小時候,當被同學欺負時,肯挺身出來為你說話的人,在你心中,就是一個英雄;長大後,在你為了學業焦頭爛額的時候,幫你整理重點筆記的人在你心中也是一個英雄。

英雄,是被塑造出來的,但是會被塑造出來,也要有一定的空間跟作為讓人想像,沒有真正的英雄,但是也沒有不是的英雄。


第六話 「のどかな国」Jog Trot

人必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

シズ樣跟陸到了這個悠閒的國家,看著田園恬靜的風景,享受著寧靜的氣氛,シズ樣突然想著:「在這個國家定居下來也不錯。」但是卻看到了土地下陷,把人、車、屋子給吞沒了,而這個國家的人卻一點都不覺得大驚小怪,明明是一件危及大家安全的事情,可是他們卻認為這種事又沒有什麼,習慣就好了。

シズ樣看到這樣,馬上打消定居的念頭,連忙準備旅行的用品,打算帶著陸離開...

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事情。

很多事情,因為習慣,所以不覺得大驚小怪,即使那有一天會危害到你跟我,不是習以為常就可以忽略,也不是疏鬆平常就可以忽視。不管是多小的事情,只要是發生在我們四周圍,就有可能跟我們有關係。而我們,習慣了什麼呢?

習慣了冷漠以對,習慣了不對一些事情伸出援手,習慣了冷嘲熱諷,因為我們都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反正大家都這樣,就算我熱情相對,就算我伸出援手,就算我古道熱腸,一樣不會被重視,既然這樣,那乾脆就習慣吧!就算不想,還是去習慣吧!因為大家都這樣...

有時候一些習慣不是我們自己的習慣,而是因為周圍的人都這樣,逼得我們只好去跟周圍的人一樣,怕被排擠,怕被當成異類,怕跟這個社會脫節,但是卻因為這樣而忘記了更重要的事情...

人,本來就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才活的下去,我們雖然是獨立的個體,但是卻是群居的生物,因為我們害怕孤單。而我想,所謂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其實多少也有一種人無法互助的原因存在,當我們患難與共的時候,反而會互相幫助,但是當我們過著安逸的生活時,反而會怕破壞現在的生活而不敢輕舉妄動。說來說去,依然是一種習慣...

你,有著什麼樣的習慣呢?


第七話 「予言の国」We NO the Future.

キノエルメス來到一個相信三天後世界就會滅亡的國家,這個國家的人相信他們的預言之書,認為書中的一切都是真實,所以這個世界就要滅亡了。

キノ在預言滅亡日之前來到這個國家,因為大家都相信會滅亡,雖然他對這個國家相信的預言並不信任,可是因為他是旅人,入境隨俗,就算不相信也不會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反倒是エルメス則是把自己的疑惑說出來:「はい? それじゃ、いくらでもこじつけ─」,「じゃさ、その本のあとがきにはな─」,結果就是被キノ踢引擎跟車架警告他別說太多話。()

後來當キノ聽完了關於預言的事情之後,這個國家的人問他在這世界即將滅亡的幾天內打算做些什麼?キノ則回答:「買い物でも」。算趁著世界即將滅亡,大家都不再呼金錢的時候大肆購買用品。這也是旅行者現實的一面吧。

後來,世界並沒有滅亡,人民開始斥責神父,認為神父欺騙了他們,所以推翻了神父對預言所說的一切,並且認為未來根本就是沒辦法掌握的,唯一的,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キノ離開這個國家的時候,在森林中遇到三名男子,原來這三名男子來自另一個「預言之國」,他們也相信所謂的預言之書,並且認為想要世界不滅亡,就要整個徹底消滅這個「預言之國」,不,正確來說,是已經不相信「預言」之國,這三名男子硬要キノ聽他們的計畫,可是後來又要殺了キノ好讓秘密不外洩,最後慘死在キノ的槍下。

為了不讓世界滅亡,所以要讓另一個國家滅亡,但是這個行動,卻又證實了神父最後的預言...

而這個國家的人好不容易學習了不要去聽從「預言」,卻又要在所謂的「預言」之下的行動中死亡,在死亡的那一刻,他們心中想的又會是什麼呢?不甘心?不服氣?還是乾脆的放棄生存?

不甘心的死亡總比聽信「預言」的世界滅亡,一點都不想自己去思考未來來的好吧,雖然一樣是死亡,但是死亡也是會帶著不同意義的。

所以所謂的預言,到底是真是假呢?

其實,預言或是算命,這些東西都要伴隨著行為,要是聽過就算了,不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那根本不會有「這預言(算命)真是準確」的心理,因為我們的行為只有我們能決定,而不是單單靠著所謂的預言吧?

這個國家的預言之書,就好像曾經被大家口耳相傳的聖經密碼,把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硬是帶入書中非要做出解釋不可,其實如果事情沒有發生,有誰會去在意這所謂的密碼或是預言呢?其實那根本不是預言了,而是我們硬要去穿鑿附會的,就像エルメス所說的一樣,準確的不是預言,而是我們先入為主的觀念。

未來,還是未知比較有趣。

另:動畫中,並沒有另一個國家來消滅這個預言之國,而是用「悲しい国」來代表綠色盤子,並且將「悲しい国」中流傳的詩歌當成所謂的預言口耳相傳,其實他們相信的預言只不過是一個詩人精神錯亂之下詠唱的詩歌罷了...

動畫當中所做的這個安排,更有讓人覺得預言真是一種穿鑿附會之說的感覺,一個國家平凡的詩歌,代表詩人悲痛的詩歌,卻被另一個國家去思考其中的意義,硬是將這詩歌當成了預言...

令人不禁感覺這真的是一個「悲しい国」。


第八話「用心棒」Stand-bys

人,忠於自己有什麼不對嗎?

其實在這個社會當中,能夠誠實說出自己想法的人真的是不多,我們會擔心其他人對我們的評價,害怕別人看自己的眼光。畢竟這是一個多數暴力的社會,誠實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常常只是被當成怪胎看待。

可是師匠就是這樣一個自我中心、本位主義的人。

我做了什麼樣的承諾,答應了什麼樣的事情,我就會做到。可是只在承諾跟答應的範圍,其他多餘的,不關我的事情。

我是去程的保鑣,所以我只負責你們去程的安全;我說要打聽回程的路線,就是只打聽回程的路線。多的我不做,但是份內的事情我就是會做好。其實這只不過是不在其位不謀其事的應用罷了,但是卻因為師匠總是坐一些游走邊緣的工作,才會讓人覺得她是惡鬼。

可是,不管以什麼層面來看,她並沒有疏忽她的工作,拿多少錢做多少事情,這是一種不變的道理,因為我已經做到你要我做的事情了。那,我沒有必要做其他額外的工作,不是嗎?

不過,也許會有人說這牽涉到道德的問題。

師匠也是一個旅行者,旅行者原本就是只顧及到自身的安全,只不過是為了旅費所以接受這些工作,不管怎樣,當然是先保住自己的安全,至於其他人,本來就不關她的事情。雖然冷漠,可是就是這樣。

也許在處於危險當中,還有心思餘力去幫助他人的人很偉大,可是對師匠來說,我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我連我自己都沒辦法保住,那我根本不必去想其他人的事情。

不自私的人,才會是偉人;可是我們都只是普通人。


第九話 「塩の平原の話」Family Business

キノエルメス從一個積滿著鹽的平原奔馳前進,卻一再的遇到傳聞中會襲擊旅行者的人馬,最後遇到了一個正在打木樁的老人。

詢問之下,才發現老人是在劃分自己的勢力範圍,同時老人也對攻擊エルメス的那些人大肆批評,可是那些人正是老人的家人,因為都想獨占這片雪白的鹽原而分裂。

最後,キノエルメス有禮貌的向老人借道而行,離開了這片糾紛之地。

這些人原本該是互相合作,享受財富的一家人,卻因為彼此都想要獨占這份財富而分裂。以人性來說,似乎相當合理,可是若是以家庭倫理的角度來看,就在思考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悲哀....

這些人這樣子佔地為王,享受這從天上掉下來的恩惠,卻又不知道珍惜這份珍貴,反而是利慾薰心,為了錢財殺人,為了錢財跟家人反目成仇,也許他們自己覺得這是一件值得的事情,但是從旁人來看,又是多麼的悲哀呢?

這麼輕易的就得到了,但是卻又想要得到更多,貪心,正是人的天性,也是一種無法避免的慾望。只要是人,就會有慾望,所以我們總是想要去得到什麼,想要比別人擁有更多,可是卻只會看到別人有,自己沒有的,一點都沒有注意在自己身上也有著別人沒有的。

所謂的富不過三代,也許正是在說這樣的情形吧?

由於太過輕易的得到眼前的一切,反而不知道去珍惜;因為理所當然的得到,所以就不知道感恩。其實不管得到什麼樣的東西,我們都應該在心中帶著感激,因為我們能夠擁有,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當你不知道珍惜擁有的時候,你已經開始失去了。

也許這個世界上有神,也許沒有,可是我們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可以動,可以笑,可以哭,可以....就已經是一件值得珍惜的事情。

與其想著去跟人爭執什麼,不如多多的珍惜你所擁有的。


第十話 「病気の国」For You

キノエルメス來到這個相當清潔的國家,因為這個國家的人民本身體質的虛弱,所以他們特別的注重衛生。而在這個國家,分成了CITY跟COUNTRY兩個部分,開拓團前往COUNTRY,為了他們的夢,為了開墾這片新拓展的國土,在大自然生活著。

可是,在COUNTRY的人並不是都因為這麼單純的因素前往,他們有的是為了被犧牲才被國家送往COUNTRY開墾,只是,不管是前往的人還是等待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即將要面對的命運...

イーナシャ跟ローグ就是這樣,在CITY等待著治瘉疾病前往COUNTRY與他見面的她,根本就不知道ローグ是被選出來,要為了她犧牲的人。

於是,她寫著收信人收不到的信,而背負著這個秘密的人─コール中尉,傳遞著這些信件的他知道イーナシャ這些信根本無法得到回音,但是他卻不忍心就這樣棄置這些信,於是他開始代替ローグ回信,一個謊,總是需要許多謊言下去填補,所以他一直一直的回信,一直一直的說謊下去...

直到,キノエルメス來拜訪了這個COUNTRY...

也許,看著這個故事,會對國家的政策感到心寒,因為為了試驗新的藥品,竟然要這樣犧牲這些人的生命。可是,難道有生命的存在是完全不伴隨著犧牲的嗎?

我想沒有人可以肯定的說是。

我總覺得,生命的犧牲,是必須伴隨著為了其他生命的存在犧牲才可以的,生命是由生命慢慢累積出來的,就像食物鏈一樣,一個環節扣著一個環節,少了一個都不行。

同樣的,為了找到可以治瘉疾病的方法時,也是一樣。實驗動物的存在,就是因為這樣,可是,動物在很多方面跟人類還是不同的,所以才會變成這樣。也許會有人說殘忍,也許是殘忍吧。但是我卻不認為這可以說是錯誤的。

就算用動物作試驗,一樣會有許多人跳出來哭著說,這兔子這老鼠好可愛,怎麼可以拿牠們來作實驗,還要犧牲牠們的生命。這些人有沒有想到呢?他們每天吃的東西是什麼?他們每天用的東西是什麼?

難道說因為自己看到了知道了所以才給予同情,認為這樣的犧牲是不可以的?而自己習以為常的事情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嗎?

跟班上的同學去抓蟲,我總是說,既然這蟲你不打算作成標本,那就別抓牠了,抓那麼多回去還不是就這樣放著讓牠們死掉臭掉嗎?因為這樣,我被他們笑說我是個多慮的人。可是我只是單純的覺得,與其只是為了好玩所以把牠們抓回來看著牠們死去,也不讓牠們即使失去生命依然保有可以讓人觀賞的用途的話,那這樣讓牠們犧牲實在是讓人覺得很難過。

吃的東西絕對有著生命的犧牲,而我們走在路上、住在屋子裡,也是剝奪了許多生命的生存環境之後造就出來的。我們之所以可以這樣生活,都是踩在許多的生命之上。犧牲不是不好,而是這個犧牲可以帶
來什麼?

沒有不殺人的人,只有濫殺生的人。

沒有不犧牲的生命,只有無謂犧牲的生命。

[ラノベ(web小說)]あずみ圭 月が導く異世界道中

稍微跟了一下新進度,發現討論區大家說的勇弱跟勇渣,其實戲份有夠少,渣的那個是真的很渣啦,無可否認,但弱的那個我覺得像這種太過理想主義者的傢伙一旦發現原本相信的價值觀崩壞後一定大崩潰,個人非常期待,只是作者進度蠻慢的,主線推進說真的不大,要說的話也是本蠻悠閒的異世界旅行日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