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

西尾維新 掟上今日子的遺言書

再度遇到倒楣事件的厄館隱介,明明是受害者,卻又被輿論塑造成好像有著深沉心機的加害者,說真的被跳樓的人給砸到,還能被當成是加害者,這種才能也是稀世珍貴了。但這次他找來今日子小姐,並不是為了他被冤枉的事情,而是恩人紺藤先生認識的漫畫家似乎這是這次國中生跳樓自殺的原因......

仔細想想,我的中二時期究竟是何時結束的?也許沒有一個確切的時間點,就是在某天突然發現自己這些妄想跟胡作非為實在是有夠羞恥的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大概就是當羞恥心到達一個極限,連自己的中二力都無法承受的時候吧。國高中的心靈尤其纖細,隨便一些言語都有可能逼他們走上盡頭,正因為接觸的世界太過狹隘,才會更難以走出被傷害的事實吧。

像這類題材,說真的我想也只有西尾能把他掌握得如此適當,因為當中二病遇上中二病,那種遇到知己的震撼,大概就有如宇宙大爆發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vie]万引き家族(小偷家族)

我覺得這部電影談了太多東西,看完後整個心亂亂的,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看著最後他們被逮捕,那些人們用著道貌岸然的道理去指責他們,了解並拯救這些只能在社會底層生活的人們,不就是你們的責任嗎?為什麼你們能覺得自己並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呢? 雖然有著人生而平等這句話的存在,可是實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