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雜談

三月的獅子中,高橋問零為何要當上職業棋士後,晚了一年再回去讀高中,零的回答是:大概是想要得到沒有逃避的回憶吧。

兩個人在這邊的對話給我很強烈的印象,讓我之後會開始捫心自問,我是否沒有逃避呢?我是不是因為偷懶了才造成結果不好呢?我是不是真的盡心盡力去做了?自己偷懶,自己是最清楚的,如果一再的原諒自己,讓自己輕鬆,到頭來也只會慣壞自己而已。

不要停止思考,一旦不思考,人跟死亡有何不同,如果什麼都要等著他人指示才知道如何行動,沒有主見,就像轉貼分享前,一點都沒有吸收或是理解自己轉發出去的內容,把別人的想法當成自己的想法而自以為我也是跟這些人站在同一立場或是地位,可是並不是,你只是隻鸚鵡而已。

隨波逐流活著很簡單,畢竟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北山猛邦 少年檢閱官

首先要懺悔的就是這本書我放了七年,之所以一直沒有打開來,只是少了那麼一點點閱讀的動力,然後在偷走星座的理由稍微認識這作者後,購入了少女音樂盒,雖然說有聽說並不會因為沒有閱讀少年檢閱官就減少,不過就覺得還是先把這本看完再說吧。但果不其然還是一樣拖了很久。 其實閱讀的時候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