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中山七里 希波克拉底的憂鬱

不管是用什麼形式呈現的法醫作品,都在反映日本目前驗屍上的不足,但我想這個問題並不只有出現在日本,大多數的國家都這樣吧。畢竟法醫就只有那麼多,但屍體的數量卻是遠遠的多上許多。

修正者發現了驗屍的漏洞,於是警察開始追查修正者的真實身分,為什麼他會知道這個屍體有問題?而這些關鍵消息又是從什麼地方走漏出去的?不過像這種的,與其思考修正者是外部人員,還不如先懷疑相關人士吧,畢竟這實在是太明顯了,可是我想不管是哪個工作場合,大家對自己的同事,都是優先抱持著信任原則,直到最後。

不過有時候就是因為這樣的信任,才讓一些人更為放縱,而導致了無法挽回的傷害,信任這種無形的東西,被破壞了才更加難以挽救。可惜有些人就是無法理解這一點,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他人對自己的信任。

要知道,別人對自己的好意,是最奢侈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北山猛邦 少年檢閱官

首先要懺悔的就是這本書我放了七年,之所以一直沒有打開來,只是少了那麼一點點閱讀的動力,然後在偷走星座的理由稍微認識這作者後,購入了少女音樂盒,雖然說有聽說並不會因為沒有閱讀少年檢閱官就減少,不過就覺得還是先把這本看完再說吧。但果不其然還是一樣拖了很久。 其實閱讀的時候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