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雜談

我很喜歡日常推理的小說,我認知的推理,不是非得要有人死掉不可,而是只要有個謎在那邊,那就可以構成推理的條件。

謎團不一定要壯闊無比,而是俯拾即是。

所以用雷聲大雨點小形容日常推理的作品真是令我無法理解,即使你真的很喜歡某套作品,也不該用貶低另一套屬性類似的作品來意圖提升自己喜歡的作品的地位,根本就是在傷害你貶低的作品的讀者,尤其當你是個公眾人物的時候,更需要謹言慎行。

現在發現當初去聽了那個講座,讓我對某個評論家的印象一落千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北山猛邦 少年檢閱官

首先要懺悔的就是這本書我放了七年,之所以一直沒有打開來,只是少了那麼一點點閱讀的動力,然後在偷走星座的理由稍微認識這作者後,購入了少女音樂盒,雖然說有聽說並不會因為沒有閱讀少年檢閱官就減少,不過就覺得還是先把這本看完再說吧。但果不其然還是一樣拖了很久。 其實閱讀的時候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