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8日 星期四

是誰借東風?

我們有一個短期就業的女生身材比較豐腴一點,熱量君因為這個女生有高血壓,所以來電顯示使用了"高血壓",這裡我們就用這個來代稱吧。

某天,高血壓(以下簡稱高)跟熱量君討論起摩托車的事情。

高:我車子怪怪的耶,發動時沒問題,坐上去之後就怪怪的,然後騎快一點又沒問題了。

熱:因為騎快一點之後就有浮力了啊。不過妳這樣一說,我也不用去幫妳看摩托車啦,問題很簡單我想妳應該也知道,乾脆我們數一二三一起說答案吧!

高&熱:一、二、三!太重了!

在旁邊吃午飯的我差點把飯噴出來,"你們是在學周瑜跟孔明嗎?那要不要乾脆在手上寫個重字好了。"

熱:ㄟ~這次我知道妳在說什麼了,你在說赤壁之戰對不對?

我:對啊,就是那個火燒連環船。

旁邊本來都沒說話的娃娃妹(因為她臉圓圓的很像娃娃 XD)說話了。

娃: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那個曹操借東風的故事嘛!

(大家靜默)

熱:借東風的是孔明啦! (謝天謝地他竟然知道 XDDD)

娃:沒差啦,反正他們都是三國的人!

我:但是曹操是被燒的...

娃:ㄟ?他們不同國喔?

現在的小孩子真是....orz

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孔子姓什麼?

某天,我跟熱量君在聊天。熱量君是我們已經退伍的替代役,因為他的興趣是減肥跟算熱量,所以以此為名。

熱量君(以下簡稱熱):還好妳跟我講話,不然我就要去夢周公了。

我:你跟周公很熟喔~

熱:對啊,超熟的妳都不知道。

我:那周公姓什麼啊,嘿嘿。

熱:妳不要唬我,我知道周公不姓周。

我:好,周公真的不姓周,那周公姓啥你知不知道啊。不知道的話我跟你說啦,周公的名字叫做姬旦!

熱:ㄟ,妳不要唬我。

我:我沒唬你啊,不信你自己查看看。

(一查之下,熱量君服輸,我想乾脆給熱量君一個送分題好了。)

我:好,那我再問你,你知不知道孔子姓什麼?

熱:嘿嘿,妳不要唬我,這個我就知道了。

我:那孔子姓什麼?

熱:(得意洋洋) 孔子不姓孔啊,他姓諸葛,諸葛孔明對吧!

現在的教育到底是...orz

所謂的愛心


我在facebook上玩的最認真的兩個遊戲,一個是FV(Farm ville),另一個是CA(castle age),其中FV一直會有個用現金點數買特殊作物栽種,製作FV的遊戲公司Zynga就會把這些現金點數撥出部分捐款給海地。

前一波捐款活動,因為海地地震,所以Zynga是將購買白玉米此特殊作物的現金點數全數捐款出去給海地,在五天內達到了150萬美金的捐款,當我想到可以去購買點數卡時,這個活動因為已經達到100萬美金的目標所以提早結束了,其實,我是有點後悔的,畢竟現金點數購買下去的話,不管是在遊戲中,還是對我個人的心理(自我?)滿足來說,都是很棒的體驗。我想,下次我一定會讓自己動作快一點。 XD

前幾天我跟同事提到了這個活動,旁邊一個年紀較大的阿姨說:「那樣子一個人只有捐一點點,哪不算什麼啊?而且那又不是什麼慈善機構。」

聽到的當下,我不是很高興,畢竟雖然一個人為數不多,但是從這個活動來看,可以看出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有愛心,並且有餘力願意去幫助其他人,你能因為他們捐的錢比例較少,或是他們捐錢的機構不是慈善機構就否定他們的愛心嗎?

重點是,我覺得Zynga這個舉動,讓我、或者是一些專注於自己嗜好(遊戲)的人,也能夠經由一些小小的動作就把自己的心意提供出去,同時也去注意到原來這個世界上有人需要我們的幫助,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手機事件簿~塵封已久的回憶


aoc的手機事件簿,可以追溯到當年台中的衣蝶還存活的時代。

之一

那天,我們約好在衣蝶吃飯,因為是各自前往,所以沒有約什麼集合地點,aoc的接送則是請一個學弟幫忙。

到了約定時間,大家陸續到達衣蝶,可是學弟遲遲沒有前來,最後學弟來了,他說他在火車站找不到aoc,電話也沒有人接,所以只好自己一個人過來。

大家聽了之後,想說aoc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於是連番的打電話給aoc,但是一直轉語音信箱,雖然擔心,可是在不知道什麼情形之下,大家肚子也餓了,還是決定就先吃飯再說吧。

就在大家開始吃飯,過了大約半小時之後,我的電話響了。

"ㄟ,是aoc耶!"

大家異口同聲的說:"快接起來問他到底是怎樣了!"

"喂,aoc喔,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小月喔...不好意思我忘記帶手機了。"

"那你現在在哪裡?"

"彰化...因為我到了台中之後才發現我沒有帶手機,然後不知道怎麼聯絡你們又找不到妳學弟。回來一看才發現幾十通未接來電,手機都快沒電了。"

"喔...那你還要來嗎?"

"...改天再約吧。"

然後當天晚上,aoc在bbs的個人版面就被我們用「aoc要記得帶手機!」給洗版了,截至今日,aoc的個人版依舊只有「aoc要記得帶手機!」這個標題。 XDD

之二

衣蝶事件過了沒多久,我們又約吃飯了,這次為了避免aoc又忘了帶手機,我們約在火車站會面,前一天晚上依舊在aoc個人版拼命推動「aoc要記得帶手機!」這個標題,aoc也說他一定會記得帶!

到了當天,我們一群人在火車站的可樂販賣機前面等待,過了約定時間aoc還沒到,就有人問了:"ㄟ,要不要...打個電話啊?"

於是我拿起手機,撥打電話給aoc,沒想到沒響幾聲就進入語音信箱。

"語音信箱耶,怎麼辦,他不會又忘了帶手機吧?"

"那...再等一下好了。"

當然在這途中我們還是抱著希望的繼續打aoc電話,但是都是直接轉語音信箱,這時候大家都心想:"不會是又忘了帶手機,然後響到沒電吧!"

於是我們繼續等著aoc的到來,就這樣等著到台中的電車到站,最後aoc總算是到了!

想當然爾,aoc一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馬上連番的問他手機有沒有帶,aoc很自豪的拿出手機,"我有帶手機啦!"

正想著aoc總算有進步,應該是因為火車上太吵所以沒接到電話而高興的我們在聽到後面那句話之後差點沒昏倒。

"但是我手機沒電了所以沒辦法接電話,會斷掉。"

於是當天晚上,我們繼續在aoc個人版推動著「aoc要記得帶手機!」,然後內文加上了「手機要記得充電!」

之三

在每次聚會之前,大家都在aoc個人版推動「aoc要記得帶手機!」以及「手機要記得充電!」後,aoc總算是沒再做一樣的事情了。

(其實也是有可能因為怕這樣所以幾乎都約定點集合再出發的關係吧。)

然後就在某天,aoc來台中找我們玩,那去接他的依舊是我們的好心人p先生,p先生就這樣載著我、aoc跟我們偉大的賽亞人王子前往約定地點。

到了約定地點後,因為aoc跟賽亞人王子行李較多,所以都放在p先生的車上,我們就在約定地點等著其他朋友到來。

然後一個朋友來了,他說aoc電話沒有人接,不會又忘了帶還是沒充電吧?

aoc很肯定的說:"我有帶手機啊,也充滿電才來的啊,應該是沒聽到吧。"

這時候我們好心人p先生停好車進來了,"aoc,你手機放在我車上然後剛剛有在響耶!"

照例的,又是個推動「aoc要記得帶手機!」之夜。

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手機事件簿

那天有個朋友新訓結訓放假,說要找我們吃個飯,我跟外星人想了一下,想說要是約車站附近就放棄,畢竟那天我們在逢甲,不過正巧(?)有個好心人說可以載那位朋友去吃飯,就...約在逢甲囉。

這個新訓剛結訓,不幸抽到馬祖的朋友是網路上認識的,這裡我們就給他一個代稱叫做aoc吧!<--這哪裡算是代稱了!

約吃飯的前一天,我跟外星人陸續接到不知名的電話,雖然有點存疑還是接了,原來是aoc的手機沒電了,於是跟朋友借手機打給我們,我接了電話之後跟他確定好打這號碼能找到他,就很放心的把電話掛掉了。 (天音:不幸的開始。)

到了晚一點,把要吃的地方、跟要載aoc的好心人p先生確定好之後,我想說要打個電話給aoc做確認,於是我拿起手機。 糟糕,不知名來電有兩個,要打哪隻好?於是就豁出去的先撥了其中一隻。

"嘟嘟~喂?"

"喂,你好,我要找a..." ,不對,我不知道aoc本名啊,那我該說些什麼,怎麼講才好呢?

"喂,請問你找誰?"

"呃...我要找一位他說他是你同學,我不知道他本名啦,但是他今天新訓結束抽籤抽到馬祖那個。"

"喔,你等等,他現在不在我這邊耶,我幫你看一下。"

(等待三分鐘)

"喂,不好意思,你打09xxxxxxxx可以找到他喔。"

"喔喔,真是不好意思,謝謝你啊。"<--恨不得有個洞可以鑽進去。

開始撥打另一隻電話。

"嘟嘟~喂?"

"喂,你好,我想找一位你的同學,今天新訓結束抽籤抽到馬祖那個。"

"喔,你說某某某喔,他不在這裡耶。"

"對對對,我要找某某某。"<--想說應該沒那麼巧哪有人也新訓結束抽到馬祖,連聲應對。

"某某某在他女朋友那邊耶。"

"不對不對,我要找的那個沒有女朋友啦~"<--aoc請原諒我。

"喔,你說胖胖的那個嗎?"

"對對對,就是那個有點胖胖的那個!"<--aoc請原諒我again。

"你等等,我找一下喔。"

最後終於是找到人了,他說他隔天會去買個電池以免p先生找不到他人。

但是最後他的手機依舊沒有電,依舊是拿別人的手機來打電話...附帶一提,這已經是aoc的第四次手機事件簿了,其他的幾件,我想就哪天再來補述吧。

aoc要記得帶手機,而且還要充電啊!

2010年1月8日 星期五

施比受更有福

標題這句話,我想應該很多人被說過,也對很多人說過。

不過我覺得施比受更有福,是只能建立在兩邊平等的關係上,一旦兩邊的施與受無法取得平衡時,就是關係崩壞的開始,所謂的施與受也不是只有說物質上,往往也帶著些許非物質上的感受,有些話你覺得不以為然,要知道,聽的人也不見得會覺得不以為然。

我們的教育很詭異,總是喜歡以責罵代替讚美,久而久之,就算是想關心人,說出來的話,時常帶著負面意思,我老實承認我也常常這樣,事後,也會一直責備自己,當然說過的話,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要怎樣才能收回來呢?

家人就算了,因為家人是不吝給予的,朋友或是其他方面,就得看看情形了。

有人說無償的愛真是感人,我倒是覺得無償的愛蠢死了。為何要對一個不會回應你感情的人付出那麼多呢?一段失衡的感情,會讓沉溺其中的人也變得不正常,愛情總是讓人瘋狂,但是我覺得在愛情中,最需要愛的人還是自己,要知道,連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時,你又怎麼讓對方珍惜你?現在許多人口中的公主,之所以會有那麼多人會去"珍惜"她,起因也不過就是,這些"公主們"都相當相當相當的珍惜自己啊。

友情就會讓人冷靜多了,一旦發現自己付出的心意不被對方珍惜時,就可以比較冷靜的抽手離開,我發現我很常這樣,因為在友情方面放下太多心思,最後不僅是自己受傷,連帶著自己受傷之後也想去傷害對方,想想,原來我也是那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人。

每次每次,都告訴自己,對方不過就是個朋友,不必為他做太多,距離要拿捏好,但是往往做不到,最後就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要知道,無心脫口而出的話,才是最傷人的啊。 (嘆

共勉之。

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老闆,請給我一杯卡謬~

漫畫銀魂中有一幕,是個警察大叔在關東煮攤子跟老闆說,硬漢就是要來杯卡謬。明明關東煮老闆只有賣燒酒,他就偏偏要老闆給他一杯卡謬。

路上看到的這個關東煮攤子,不知道為什麼,讓我不禁想說一句:「老闆,請給我一杯卡謬~

這個關東煮攤子相當好吃,有機會到逢甲玩的人一定要吃一次看看。 XD

[ラノベ]凪木エコ お前ら、おひとり様の俺のこと好きすぎだろ。

這本我頗期待的,不過插畫我不是很喜歡,是說插畫風格本來就各有人愛,只是這本的內容不太是賣萌,這風格給我不太搭的感覺就是了,果青那樣子真的是萬中之選嗎?  XD 崇尚一個人主義者,享受一個人的自由,渴望一個人的生活,不要有人來打擾,春一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方式。不過因為他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