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

[BL comic]渡瀨悠宇 櫻狩り(櫻狩)

這是個大家都有病的年代。  (完)

以內容來說好像可以寫很多,但是我只能說出上面這句話。

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comic]酒井まゆ(酒井真由)

現在在日本集英社りぼん雜誌連載シュガー*ソルジャー(蜜糖女孩*大作戰),其實我有一陣子分不出她跟春田なな(春田菜菜)的畫風,好朋友之間的畫風感覺比姊妹檔的槙ようこ和持田あき來得難分辨。查了一下,發現曾經是小花美穗的助手,讓我慶幸畫風不像小花,因為小花的畫風跟劇情其實都在我的接受範圍邊緣...XD

先前也說過緞帶雜誌是我的愛讀雜誌,但是這樣看下來,以前剛開始看這本雜誌時的作者大家都不在了,有種不勝噓唏的感覺。酒井まゆ的故事一向都是很典型的戀愛漫畫,但是又在某些部分會加入一些解開心結劇情,而且台詞跟分鏡的切入點都讓我覺得很不錯。

女主角多是屬於會勇往直前的豬突類型,但是我覺得有思想多了...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屬於治癒系的女主角,起碼是看了會讓人有認同感且會深思其意義的型,而不是只想吐槽。糟糕難道我覺得某些作品的優點就只有存在吐槽這個意義嗎!

雖然以典型戀愛漫畫為主力,但是先前的連載作品MOMO 終末庭園へようこそ(MoMo)我覺得也是相當不錯的異色作品,這陣子的短篇作品也是都很有特色,個人覺得蠻值得看看的,クレマチカ靴店(魔法鞋店)有兩話曾經在ジャンプスクエア上刊載,內容屬中性成分,但是我想應該很多人看了是少女漫畫的畫風就略過了吧....

2012年10月29日 星期一

[comic]すえのぶ けいこ (末延景子)

我從未看過すえのぶ けいこ的漫畫...雖然聽說Life很紅,但是這種跟戀愛天差地遠的痛系讓我敬謝不敏,我精神層面太敏感看了只會痛苦到無以復加,就像我看到limit只有六集,想說就索性看完吧,看完的結果是消沉了好久,雖然有光明面,可是黑暗面的地方讓我覺得這種“病”實在無法接受啊...嚴格來說,我能接受精神傷害系,但是接受不了肉體傷害系,更別提肉體+精神的雙重傷害了。

前陣子看了すえのぶ けいこ的兩篇短篇,一篇是上面的妄想ガール,另一篇是下圖的点滴ガール,正巧是在我能接受的戀愛"病"的程度,很有趣,就在故事的最後稍稍透露出了一點作者其實很病的感覺,恰到好處。

兩篇的共通點,就是女主角都有妄想症,帶點中二,而男主角都很腹黑,不過戀愛這東西,本來就是雙方都能接受就好,似乎也不必讓旁人多加置喙啦,看了這兩篇後,我頗期待すえのぶ けいこ能來個這種類型的戀愛故事長篇,那麼我就會看了。  (笑

[comic]村田真優

我一直都蠻喜歡緞帶雜誌的風格,因為不必花太多腦力,看起來很輕鬆,畫風也都算能吃得下,所以就算並沒有讓我特別喜愛的作品,還是都會列為愛讀雜誌之一。

目前正在集英社ribon連載流れ星レンズ的村田真優算是我多年來閱讀這本雜誌最大的例外,畫風吃不下,劇情節奏讓我煩躁,老實說,槙ようこ(槙陽子)的風格,我覺得是她自己獨有的世界,不是什麼人都能學得來的。搞不懂漫畫中人物的想法,時常陷入發呆情緒或是自我世界,還有偶爾喜歡來個天外飛來一筆的胡搞瞎搞,如果不是槙ようこ來用這種手法,就只是個畫虎不成反類犬。

村田真優可能很喜歡槙ようこ,但是我希望她能改改這樣的風格,我並不想看到整本雜誌充斥著小槙世界,別忘了還有個正牌的小槙世界在那邊擺著。畫風純屬個人喜好,所以不談,但是劇情的節奏真的讓我屢次想挑戰可是卻又放下。前一個這樣的例子叫做青木琴美的妹妹戀人,最後我用快速瀏覽的方式挑戰成功。

想想,以前的ribbon大家畫風都不盡相同,劇情風格也都會有所區別,現在到底是怎樣呢,唉。

附帶一提,Q版人物可以畫成像恐怖漫畫風格的少女漫畫,我想真的也是獨樹一格了....

[買]Bucute新增

外星人買的sorry熊,聽說有出現在某連續劇(不過我沒有看)。

很可愛的福氣團系列。

很可愛的課桌椅組,我看完圖片後跟外星人說「很可愛,可是沒實質用處,不要買。」,然後他很大方地承認他已經訂了,所以只好默默地擺了一組粉紅在自己的桌上。

猴子跟獅子的名片架,獅子現在在我手上,一樣也是我勸阻了外星人之後才發現他已經訂的東西。  XD

另外課桌椅跟名片架似乎都沒有販售了,想要的人快去跟Bucute凹。

外星人覺得可愛到不行,當機立斷馬上買給我的馬鈴鼠,因為真的太可愛了所以我不持反對意見。  XD

很可愛的毛毛兔,外星人一看到臉書公布就很興奮地開始找怎麼訂購,然後就入手了兩隻。同樣,粉紅依舊是我的。

供參考的比例尺(福氣團的貓),另外,毛毛兔似乎也不接受訂單了,同樣,想要的人快去跟Bucute凹。

外星人送我的六周年紀念禮物(雖說我完全不記得幾周年),因為我真的超愛小雞的嘴巴,所以大中小三隻雞我都有(動物園吊飾,福氣團,跟抱枕)。

文末附上一些給Bucute官方的建議:臉書照片實在太糊了,有時候根本看不清楚,照片色差也很大,會讓人不敢放下心去下訂單,是不是該想想怎麼改善呢?另外,有時候店面跟網路上的訊息不是很同步,變成說到底能不能送洗或保養都很困惑。

寫完後發現與其是在說在Bucute有多敗家,還不如說我炫耀外星人多會買東西給我。  (死

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20120818苗栗舊山線蒸汽火車之旅

8月18去玩,我現在才整理照片+寫遊記...orz

總之,就是台鐵在暑假期間的六日,苗栗三義車站到台中泰安車站會有蒸汽火車行駛,是個鐵路小旅行,去年因為家裡的事情沒辦法跟外星人一同前往,今年想說不能錯過,訂票當天我七早八早就起床準備搶票。成功搶到三人的票,於是開始跟朋友訂旅遊計畫。

話說台鐵這個火車郵輪的訂票系統真的很慢,不知道跟當天開放訂票有沒有關係,總之我在頁面卡了很久,久到我都以為訂不到了,幸好有訂到。另外,郵輪列車的票沒辦法使用郵局,7-11的ibon取票,只能到火車站取票。另外訂票時要注意的大概就是不是每天都是蒸汽火車,這次的情形是星期六是蒸汽火車,只販售劃位票,星期天是平快列車,沒有劃位票。

畢竟要搭了,當然是選蒸汽火車搭啊!雖然他也比較貴...

還沒開車,一堆人圍在火車頭旁邊拍照,看著蒸氣湧出,還有熱騰騰的氣流,整個超有要出門旅行的氣氛,會不會出現鐵路繪影者呢!  (被毆飛

車廂編號。

車頭。看到有人把ipad舉高高拍照,讓我覺得這還真是辛苦啊...

車上會有導遊廣播,介紹舊山線沿途的風景,但是會因為咖搭咖搭的聲音太大,加上偶爾鳴起的氣笛聲而聽不清楚。在此提醒,過隧道的時候要記得關窗戶,車內沒有空調,過隧道的時候不把窗戶關起來,味道會很重,還有煤灰也會飛進來。還有買個口罩帶著也是要記得的,因為味道有夠嗆,就算窗戶都關起來也是。  XD

在勝興車站小停留。這邊會留給大家到車站附近逛逛的時間,另外也可以在這邊吃中飯,人很多,火車停下來的時候,自行前往勝興車站的人幾乎都圍過來看火車頭了。

有個舊山線市集,不過沒什麼東西,然後酸梅湯很好喝。

從廣場看下去的風景。

有個玩具小火車可以搭乘,還蠻多人排隊搭乘的。

有勝興車站圖樣的水溝蓋。

周遭風景。附帶一提,在這邊吃到的客家菜不好吃,很傷心。

離開勝興車站後就開始下雨了,途中會經過龍騰斷橋,在車上看到的龍騰斷橋很美。尤其是在雨中,整個有著朦朧的美感加上古老的氛圍。

沿途會有很多人在鐵軌旁邊拍照,還會搖手吶喊打招呼,怎麼說呢,是個很有趣而且特別的經驗。

終點的泰安車站,雨很大,停留時間也很短,所以並沒有到處去逛,而且也不像勝興車站一樣有著濃厚的觀光氣息。

泰安車站內部,這邊應該是以前站務人員休息的地方。

有著濃厚復古氣息的剪票口。

好像電影裡面才會出現的畫面,不過因為我們有點宅,所以都想到秒速五公分,可惜現在是夏天。

泰安休息後,火車就往回開往三義,這次就沒有再勝興多停留了。我覺得這是個難得的經驗,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看看,也去搭乘個一回。

另外,木雕博物館蠻有趣的,可是不能拍照,有點可惜。

[BL comic]いつきまこと

對於同人,我一向喜歡搞笑本,老實說搞笑比yaoi有趣多了,可是商業本想找跟自己sence合拍的搞笑本就會有點難度,首先畫風的問題有時候就過不了關,再來,同人有原作的點,跟自己的妄想合拍了就大喜,原創這點就很難配合。

不過いつきまこと的笑點我頗吃得下的,搞笑多過於談情說愛,搞變態多過於正常劇情,可是我看了就是爆笑啊!上圖這本就是床戲鏡頭有等於沒有的搞笑四格,看完之後只能說,變態又如何?有愛就好了啊。  XD

いつきまこと的人物設定都相當有特色,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不太能接受,畢竟變態成分有時候實在蠻高的...要入門的話,建議先從四格這本開始習慣他的風格再說囉。

助理A事件簿其之二十六 (完)

在此要跟不管有沒有在等待結局的各位朋友道歉,我終於想起我朋友交代的最後一集還沒寫,真的要跟大家道個歉,非常不好意思。

這個世界上,會有很多巧合,像是在茫茫網海中再度遇到多年前一起混某個網站的網友,或是明明覺得這個人很變態,但是卻持續了快十年的交情,還有也或者有著「原來,我們那麼近。」的感觸。

但是有時候,這種巧合不一定會讓人感到開心,當然也會有令人悲痛的時候。

就像我朋友。



















她用著有如遭遇了世界末日的表情跟我說:「跟A先生同姓氏這件事情根本就是我人生的汙點....」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comic]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ー(蜂蜜幸運草)─才能與戀愛

如果我的孤獨是魚,想必連鯨魚都會懾於其巨大與猙獰而逃之夭夭。
如果我的勇氣是魚,反射著陽光的河面都會由於其巨大與朝氣而更加耀眼吧。
如果我的挫折是魚,無論河川與大海都會由於其悲痛與滑稽而不再提供棲身之處吧。
FISH STORY~伊坂幸太郎
想了很久,才決定用伊坂幸太郎《FISH STORY》的這幾句話當開場白,不管是誰,應該都會面臨孤獨,挫折,還有需要拿出勇氣的時候,但是當我們陷入自己的孤獨及挫折時,也許,我們都會覺得這世界上已經沒有可容納我們的地方吧。

孤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後連扶持自己的肩膀都沒有。

對森田跟小育來說,他們的才能就是最大的孤獨,於是當兩人相遇的時候,那份孤獨便被對方給填滿,因為,終於有人可以了解自己的世界,了解自己那種,長久以來的不安。

那是種愛情,一種我們這些凡人可能無法理解的愛情。

因為,我們總被童話故事的美好給慣養著,以至於我們總是覺得,當王子不跟公主長相廝守的話,那怎能算是種圓滿的結局?

故事雖然走到了終點,但是,故事中的他們,並沒有就這樣接受了故事的終結而停止,小育對森田的承諾,即使故事結束了,在他們的世界中,依舊進行著。

身為一個人,與其被「世界」這種冷冰冰的東西需要,還不如被「特定的誰」需要要來得幸福吧。

所以,我會一直看著你

「人家要一直跟哥哥在一起。我最愛他了。」

聽著少女天真的話語,每個人都笑了,帶著溫柔的眼神。大家都知道,只要時間過去,這個願望就會如雪般化去,所以,才會沉默不語。

森田對於小育,一開始只是個胡鬧的傢伙,把自己當成小精靈一樣擺布,隨著自己開心來來去去,但是卻又那麼貼心。聽說,討厭一個人的情緒,很容易在某些因素之下,轉變成喜歡。

因為所謂的討厭,也是一種在意。

是什麼時候,被森田的才能所吸引住呢?大家一同去溫泉旅館時,那用醬油所臨摹出的水墨畫,也許已經在小育的心湖中投下一顆小石,而在濱美祭時,那專注的背影,逐漸將這份心情成形,然後烙印在心頭。

最後整個充斥在心湖的,是那用白色木頭雕刻成的小鳥胸針。

但對於還是小孩一般的小育,並不會知道,那種在一起時,緊張地吃不下,什麼事情都記不得的情緒,叫做喜歡。

面對這樣的小育,花本老師,只是選擇用微笑,繼續守護著她。

「妳是希望他回來?還是不希望他回來?」

「我不希望他回來,我覺得先把想做的事做完這樣會比較好。」

正因為小育不是一般的女孩,也許她對愛情的觀念,也是不同的吧,與其讓他留在我身邊,還不如讓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在小育的心中,是否已經察覺到的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才能會被周圍的人認為不能自私的獨有,而森田的才能也一樣,不能因為自己的自私就這樣被侷限住。

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時,本能已經作出了選擇。

那小子就是這種男人,好像才能超載的暴走列車一樣。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去束縛他,這點我早就知道了。

那小子,完全猜不出他要往哪個方向去別人講的話,他全都當成耳邊風。

不過他似乎相當在意妳的作品,還說「除了自己以外,第一次看到有人能作出那麼大型的作品

還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是什麼,但是也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知道這就是愛情。被親吻的唇,還沒能了解這份感情而發起的智慧熱,突然離去的森田,留下來的自己,聽了丹下教授的一番話之後,小育開始著手把那天的櫻花作成作品,留存了下來。

我無法留住你,但是我可以將那段回憶放在我的作品當中保存。

這就是,我對你訴說的愛語。

靜止的時間又動了起來……不對,時間並沒有靜止,它一直在持續流動,就像瀑布一樣。

再度返回的森田,帶著自己的成就歸來,雖然順利畢業,但是又進入了日本畫系就讀,不僅又一次的走進小育的世界,也讓竹本感受到,身邊的人都在前進,只有自己,依舊停留在原地的那種孤獨感。

在森田回來後,小育與森田炫耀自己作品的交流,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似乎,並不容許其他人踏入,因為那並不是屬於像我們這樣沒有才能的人能碰觸的世界,僅僅為他們所有。

如果說一般世俗來說,一定要在一起才能算是種愛情表現,那麼像這樣這麼在乎彼此的存在,又要稱之為什麼呢?

我想,愛情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形式,為你茶飯不思也許是種愛情表現,但是為了不讓我從你眼中消失,拼命地像這樣用自己的才能去表現出什麼,也是種愛情表現吧。

「那你就該守護她,這就是你的責任!」

「看來『我會守護她』這句話不是妳的王子會講的對白

單純想完成自己的小小夢想,想住在鄉下,畫畫,養雞,種田,為了不讓重要的阿修添麻煩,小育沒有畫自己想畫的畫作,而是畫出為了得獎才畫的畫作。這樣的不自由,被森田一眼看穿,被看穿的羞愧感,讓小育抱頭痛哭。

可是,森田選擇不守護著她,而是飛奔去追問理應是小育守護者的花本老師,希望老師可以守護著她,因為那是老師該有的責任。

立場相同的時候,反而無法張開那守護的翅膀,因為那不僅僅是守護,也是守護者的自我犧牲。

森田仍有自己尚未完成的事情,他把自己的事情放在比守護小育更之前,也就是因為這樣,讓花本老師體認到了,自己真正該思考的事情,該做的事情是什麼。自己沒有才能,就想讓小育完成自己的夢想?還是想滿足自己的虛榮?

長久以來,被才能這道門排拒在外,自己能做的事情其實是那麼的微不足道,跟這些有才能的人比起來,到底自己能算是什麼?

有時候,守護著自己該重視的東西,能做到這件事情,比有沒有才能來的珍貴。

因為,你很確實地「選擇」了什麼。

神啊,有人為了達不到目標而哭泣,有人為了找不到目標而哭泣,到底是哪種人比較痛苦?

這是無法比較的問題,因為每個人都不同,你的痛苦我不明瞭,而我的痛苦你也不明瞭。不管是擁有才能的森田還是小育,或是對於沒有才能的自己而自卑的花本老師跟竹本,他們都會為了某些事情而難過,而哭泣。

不管有沒有才能,很多問題其實終究只屬於自己,沒有人能幫自己解決,心結,只能靠自己打開,因為,心是自己的。

重要的不是不管做了哪種選擇,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

只有自己能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任。

當有了「想達到的目標」時,就會失去以無私的心繪畫的能力

「隨意地畫」、「開心地畫」都是動聽的話,但卻都是難以做到的事情

為了自己創作的目標而猶豫的小育,被學校老師責怪為何不盡情去發揮自己的才能,而選擇回去鄉下創作,面對這樣的人生路口,小育不禁猶豫,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才畫畫?

在猶豫的小育背後,花本老師跟森田其實都默默地守護著,純粹,就是因為喜歡畫畫而畫,只是有著才能,就非得去為了某些目標才去創作嗎?

回歸自己的初衷吧。

不過就是喜歡用自己的手創造些什麼而已,不是嗎?

為什麼不管有沒有才能的人,都會卡在這個問題上困擾呢?

父母要讓子女學習的,並不是「避免跌倒的方法」,而是,「就算跌倒了也可以站起來」的道理才對!

不管我們在哪裡跌倒,不管是受了怎樣的傷,終究,還是得靠著自己的力量站起來,並且,繼續往前進

不能說出口,不能對他說,請你和我一起戰鬥他有他的人生,我我沒有權力,奪走他的人生

在迷惘過後,找到自己想前進的道路的小育,又再度的陷入了猶豫想要有人陪著自己戰鬥,但是又不敢開口要求,因為開口要求後,代表著要打亂花本老師的人生,不想,也不敢擔起這樣的責任,所以小育沉默了,並且選擇自己戰鬥。

被花本老師要求的森田,何嘗不會想陪著小育呢?只是當自己重要的事情還沒有個了結時,現在不管是做什麼,都是半調子,對森田而言,將自己的哥哥薰帶離那深沉的憎恨,比守護眼前的女孩還重要。

不,也許他只是相信相信小育會了解他所作的選擇。

他們都被才能這堵牆給圍住,即使想靠近身邊的人,也受到排斥,因為那難以言喻的自卑,比才能的牆還要讓人感到害怕,要怎麼樣,才能放下這樣的心防?讓想靠近的人不會逃離自己?

什麼道路這麼重要,不惜改變別人的人生也要走上一遭?奪走別人的人生後,我又能,給他什麼作交換呢?

我怕因為阿修一定會毫無保留地,將一切都送給我,包括他的人生,甚至他的血肉。

就算不說,小育也已經察覺到了花本老師的決心。

只是,這時候的小育,還沒有接受這決心的覺悟。

為什麼有的人「有天賦」,有的人「沒天賦」呢?

為什麼有的人「被愛」,有的人「不被愛」呢?

是誰負責分邊的?分歧點又在哪裡?

說起來,真的有所謂的分歧點嗎?還是出生時,一切就已經決定了?

因為沒天賦而對森田父親抱有自卑感的根岸,喜歡的人,才能,還有集合眾人的魅力,都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自己的青梅竹馬身上。一開始,也許只是小小的種子,但是隨著時間的經過,種子慢慢發芽,成長到最後,變成了無法阻止的惡意

最信任的人,卻成了背叛自己的那個人。

你是否也跟我一樣,有著人類面臨「垂死掙扎」時的醜惡面

要不然,就請你讓我徹底覺悟,明白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這樣我才能甘心化為塵土,回歸大地的懷抱。

不過就是想看看你會不會因此而困擾,但是卻賠上了許多東西,甚至,在孩子們的心中種下了名為憎恨的種子。

如果你不恨我,那才是我的困擾呢。

對不起,爸爸,對不起

我沒有辦法遵守約定,沒辦法保護最重要的人。

雖然森田的父親要兩個孩子忘記憎恨,但是這樣的情形,有多少人能這麼乾脆地就輕易放下?尤其是身為哥哥的薰,看著有如父親翻版的弟弟,雖然不是不被疼愛,但是再清楚也不過了,因為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沒辦法跨過那道牆沒辦法像弟弟一樣,跟父親在一樣的世界裡。

不自覺地,將根岸的影子投射到自己身上,復仇這個行為,不僅僅為了自己,為了父親,也是為了那個有如自己翻版的人,結果,迷失了自己,明明根本就不適合作這種事情明明就不想讓人跟自己有一樣的遭遇

看著完成復仇,卻讓自己遍體鱗傷的哥哥,森田忍不住地想,是不是,自己一開始就不該選擇協助?但是不選擇協助,又該怎樣才能留在自己唯一的親人身邊?

詛咒跟怨恨,都是我的專利。

你們只要想著前進就行了!

父親的這番話,有如芒刺一般,刺在森田的心上,怎樣都無法拔除。

哥哥在離去前的控訴,更讓他不知如何是好,明明是想保護的,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因為自己擁有才能嗎?是因為自己本質跟父親相似嗎?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嗎

原本的目標已經達成了,那麼現在,薰還需要自己嗎?還需要用自己的才能去賺錢嗎?還能繼續跟自己的親人在一起嗎?

忍不住開始譴責自己的森田,陷入了迷宮

看到昨晚的畫面,還有老師的表情,我就明白了。她能回去的地方,已經不復存在了……我知道,這不是誰的錯。

每個人都很努力地,尋找讓自己活下去的方法。

只是那樣一個小小的夢想,想成就它,卻是如此地困難,受傷的手,失去觸覺的指尖,到底還能做些什麼?

當時我是這麼說的。

對著那道光。

「如果有一天,我放棄了畫畫,就請將我的命收回去吧

我立下了誓言

回想著過去的自己,在痛苦時,在與世界格格不入時,陪伴著自己的,是畫畫,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這樣東西。要是再也不能拾起畫筆,那生命還何須存在?

小育的誓言,堅定且沉重。

回想起畫畫對自己的意義,不再猶豫了,還有什麼能失去呢?

千萬別以為必須留下點什麼,人生才有意義,根本沒有那回事!只要活著就夠了,只要在一起就夠了。

我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抱住小育,森田說出自己的痛楚,擁有著天賦,是自己的錯嗎?如果這天賦,讓最愛的人痛苦,那還不如不要擁有,就當作,什麼都不存在並不是擁有天賦的人才獨特,對森田而言,兄長的薰,不管有沒有天賦,對自己來說,都是最重要的人。

快點來一個人,告訴我,有這樣的天賦,並不是我的錯

這是,森田藏在心中,無法說出口的話。

他的口中,不停說著溫柔的話語,聲音如此溫柔,卻又如此難過就好像正在呼喚著某個遠方,因為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人這種聲音。

對小育來說,森田總是向著前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好似從來沒有迷惘過前進的方向,自由奔放,而且,和自己一樣,看著同樣的世界

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他會這樣,我能做的,又是什麼?

昨天你安慰我的那些話,我聽了之後很感動,不要忘記喔。從今以後,我也會一直看著你。

小育不想讓森田逃避,因為一旦他逃避了,就好像自己也可以跟著逃避一樣,不能這樣,你的才能是必須的,如果,你真的還想逃避,就請想起我的誓言然後,為了讓我能一直看著你,你就不能捨棄你的才能。

我可以選擇跟你在一起,但是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你有廣闊的世界要前進,而現在的我,無法跟你並肩同行,所以我要放你走,讓你飛翔。

這不是情話,卻是永遠的誓言。

才能!才能!才能!

多少人以這個為藉口,單方面決定去恨或去愛到了最後,卻選擇默默離開。太空虛了

真想放棄一切,就此逃走。

所以,我才會拉她和我作伴。不過,還是被她看穿了。她知道我在撒嬌,對著那麼無助的她撒嬌

我真差勁!

被小育看穿的愧疚,和竹本的爭執,還有不能陪伴著她的難過

其實森田自己也很清楚,兩個人要在一起,需要的不僅僅是愛情,還需要那理所當然的陪伴,花本老師對小育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就好像是在航行之中累了之後,隨時都能靠岸的港灣。

就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離自己而去那存在自己四周圍的空氣

我完全被看透了她知道,我想逃開一切

她對我說「不要逃避,一起戰鬥吧」還說「逃避很簡單,轉眼就能做到了」

不過,她也真夠狠的說什麼會「一直看著我」,這樣我不就非努力不可了嗎?總之,我想做點新東西,再出現在她面前。

現在我總算能看見亮光了。

如果可以,是想陪著小育的,但是卻又無法做到。因為小育不准森田逃避,就像她不願意逃避一樣,這樣子的自己,是不能,也無法陪伴著她的,因為她需要的,不是跟自己擁有同樣世界的森田,而是無法捨棄的肩膀。

雖然無法陪伴著她,但是有她的話語,就讓自己有前進的力量。要怎樣才能讓她一直看著自己?只能不斷努力了,努力地,讓自己存在,讓自己,無法從她的視野中消失

比起擁有我的懷抱,妳更希望我邁向自己的未來。

有人將「戀愛」當成生命意義,而有些人不管願不願意,打從出生那刻開始,就已經背負著「必須貫徹到底不可的使命」。

這和對錯無關,大家在關鍵時刻,都是依靠本能做出選擇的。

就算喜歡森田,但是小育的本能讓她選擇花本老師,不為了什麼,僅僅是因為,只有他,才會無怨無悔地,陪著自己。不能綁住森田,因為不想讓森田之後後悔,太清楚森田的才能,也不想讓自己成為森田的藉口,所以小育握住了花本老師的手

這無關對錯,只是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那一方。

不要忘記喔從今以後,我也會一直看著你,一直,一直

與其說出我愛你這麼庸俗的話,那還不如用這樣的承諾讓你無法忘記我。

[comic]村上真紀 グラビテーション(萬有引力)

所謂的封面重繪就是種封面詐欺!平平都是第四集,哪ㄟ差價最。

前幾天,因為看了純情羅曼史,腦袋轉轉轉轉轉了好幾個圈之後,突然很想大聲吶喊由貴我好想你~~~(被毆飛

仔細想想,萬有跟純情的共通點就,攻方是作家,都有トラウマ,都很大牌,受君都很清蠢,可是,我比較喜歡萬有耶,除了萬有是成功解救我脫離絕對麗奴陰影的BL漫畫之外,村上無厘頭的劇情其實很對我的tone,雖然沒有邏輯跟合理性可言,但降低了我當時對BL漫畫的厭惡,因為絕對麗奴真的很可怕...基本上我沒有把萬有當BL看,是當成搞笑漫畫看,當然村上在感情戲的描寫上略嫌不足,不過已經足以讓人體會到這對情侶的愛了,而且,還有愁一跟浩司堅貞的友情啊。

一口氣看完12集的話,多半會對愁一整形的功力感到佩服,畢竟是從長長的瓜子臉,變成幼幼的圓臉,連由貴也變超多的。  XD

另外,村上在本傳裡面對床戲很輕描淡寫,可是這同人誌就是整個大暴走...還頻頻出現讓未成年助手畫這種稿子的懺悔,如果想入門BL漫畫的話,萬有倒是不錯的選擇,因為可以當搞笑漫畫看。

2012年10月26日 星期五

[comic]椎名チカ(椎名千花) 青の微熱(青色微熱)

WTF!

花予野獸還能當成搞笑漫畫看,這漫畫我只能給上面的評語。

[comic]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ー(蜂蜜幸運草)─單戀族群

 
我想使你幸福,卻無法屬於你。
CloverClamp
不知怎的,想描寫真山對山田的感情時,腦海裡頭就這樣地冒出了Clover中的這句台詞。

說單戀比較快樂一定都是騙人的,那不過就是種自欺欺人,單戀的時候,人的心情就好像是在不穩定的天秤上,只要自己的感情沒有一個出口,天秤終究會傾斜、歪掉,然後原本在上面的感情就這樣掉落,碎裂,成了連自己都認不得的東西。

可能只是單純的就這樣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也許這份心情就在自己不知不覺中起了變化,變身成連自己都不認得的怪物,然後自己就變成了一個對這份感情懷有偏執的人了。

真山可能就是因為這樣的反彈,才變成了跟蹤狂吧。  (笑)

野宮身為完成品,在感情的路上卻輸給了真山這個半完成品,其實,人,會被不完美給吸引,太過完美的東西,只會被拿來欣賞,而不想真的擁有,正因為那種褪不掉的不成熟,才讓人愛不釋手。真山雖然表現出深思熟慮的樣子,可是在面對理花的感情時那種手忙腳亂,讓人忍不住想伸手幫助他的情形,也許才是讓人動心的部分。

因為認為自己不完美,所以不想擁有完美的東西。

當野宮對山田表現出他尚未完全褪掉的青春,表現出自己並不是那麼成熟的大人時,才讓山田感受到,原來你並不是那遙遠的風景,而是我觸手可及的溫暖。

身為一個人,與其被「世界」這種冷冰冰的東西需要,還不如被「特定的誰」需要要來得幸福吧。

在感情上來說,更是如此。

狗只有兩種。
「上輩子是人類的狗」以及「上輩子還是狗的狗」

真山隨口而出的玩笑話,卻被人記在心頭上,不管是山田還是理花,每當看到了狗,就想起這段話,然後,連帶地,也想起說出這段話的人。那已經,變成了一種烙印,深深印在心頭,無法抹滅。

因為,那是喜歡的人對自己所說的話。

「放棄」這件事情,我要怎麼樣才能做到…
是要決定「放棄」,然後再照著行動,之後的選擇全用「反正我已經放棄了」來作決定,然後不斷地…悖離自己的心意?

不管是真山還是山田,其實兩個人都在感情的路上思索著放棄與否,不管是放棄還是不放棄,都一樣痛苦,光是期待著對方能回頭望向自己,或是對自己有回應,當期待無法有所回報時,對自己來說,都是無與倫比的痛苦。

想要的,只是你的一句話,或是一個眼光。

只是,能不能得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世上,能讓他奔跑赴約的,只有一個人。

Moon river的音樂聲響起,看著真山奔跑離去的背影,對山田來說,是怎樣的感覺呢?我看著的是你,而你前往的,卻不是我的所在。雖然明白,可是要怎麼接受呢?也許只有放棄才是答案,不過要是真的能這麼輕易地放棄,那麼,這段感情就不像是感情,而是理智了。

正因為無法自由地控制,才是感情,能夠收放自如的話,那哪能算是愛情呢?

總有一天,那咖啡色頭髮的味道,耳朵冰冷的觸感,襯衫背後的溫暖,一切的一切…到了那天,全部都會消失?還有那胸口劇烈的痛楚,一切的一切…都會不留痕跡─

彷彿…什麼也…不曾發生過。

對山田而言,很早她就知道她對真山的感情只是單行道,不管怎麼等,也等不到真山向她這邊前進,真山對她很好,因為愧疚。而對山田來講,她想利用這份愧疚來得到真山的溫柔,即使她很明白,這些溫柔不過只是同情而已,就算是真山對理花的感情得不到回應,同情,依舊不會變成她所希冀的愛情。

那麼,就讓我盡情地在這僅有的時間中享受你的溫柔吧。

即使是假的,在這段時間中,我才會覺得,愛情,是種甜蜜的東西。

雖然他說「不行」了,我卻無法就這樣討厭他。而且,這種心情,不會因為我無法成為他的女友,然後說完「啊…嗯…我懂了…」這些台詞就跟著消失。

沒那麼簡單。

要怎麼樣才能把喜歡這種感情轉化成討厭呢?真的沒那麼簡單,除非是真的遇到了重大的變故,山田跟真山,其實都很重視對方,只是兩個人的感情,是不同的表現方式罷了。

而就是因為這麼的真,這麼的純粹,所以不管怎樣,都無法輕易地討厭對方,因為感情沒有對錯,只有取捨。

就是因為重視你,所以更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我知道…我都知道。愛情這件事情─原本就由不得別人插嘴。

─可是…我總希望─能夠守護著她。

我也知道…這種心情,只是一種自我滿足而已─

真山知道山田的純粹,所以想保護她,基於什麼立場呢?其實什麼立場都沒有,因為,只是朋友。可是這份重視的心情,不是虛假的。看到野宮對山田的表示,真山不是嫉妒,不是佔有,只是單純的…不希望山田在因為對他的感情沒有回報而受傷後,還要因為感情的事情被傷害。

掉入海中的手機,那瞬間的動作好像靜止畫面一般地停留在真山心頭上,哪天被這樣對待的要是換成了山田,那該怎麼辦?我不能成為妳的王子,那就讓我暫時成為保護妳的城牆,不讓這個以王子自居的傢伙接近妳。

即使,自己都很清楚這只是自我滿足。

因為,傷害妳最深的,不是別人,而是我。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希望妳再受傷。

愛情…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只留在笑容裡?

愛情,不僅僅是甜蜜,還有伴隨而來的辛酸,及苦澀。

正因為這樣,愛情才讓人刻骨銘心。

就這樣,她那剛從夢中醒來的雙眸,霧濛濛地穿透了我,從出生以來,我第一次聽到…人類的心碎裂的聲音。

陷入愛情的時間點,每個人都不同,要怎樣才會喜歡上對方?有時候,只是那麼一瞬間,眼神的交會,突然間地,心被穿透了過去,當發現的時候,已經陷入了愛情當中無可自拔。

想知道她的一切,想分擔她的痛楚,想成為她的肩膀,想要…就這樣摟著她,直到永遠…

聽說,跟蹤狂也是一種太過純情的表現,抱持的念頭很純粹,可是行為卻讓人覺得不能苟同。找了一堆藉口騙自己,其實不過就是,想知道她好不好,想見她一面,想成為她…生活的一部份。

幸好,真山的理智讓他有所節制而沒有將這種行為發展到成為犯罪。

真山,你不知道嗎?有人出現在你的夢裡,代表對方「想見面」的那種意念…穿透了距離,才會進到你的夢中。

於是,在偶然之下,雖然真山並沒有察覺,但是他們見面了。

要是我想得到幸福,就得讓某個人得到不幸,這兩種情況會同時發生,那麼,我到底…該如何選擇?

說白了,愛情,多半是把雙面刃,要選擇傷害誰,是取捨之下的結果。真山選擇理花,就算他多麼不希望傷害山田,其實也已經傷害到她了。如果不自私,不把自己的幸福當成第一的考量,那麼,到頭來,兩邊都受傷了。

野宮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以自己的希望為第一順位,強迫讓山田去思考,不讓她鑽進被保護的城堡,逼著她去想想與自己的可能性。雖然自喻是成熟的大人,但是面對感情時,依舊顯露出了孩子氣的一面。

想佔有妳,與其讓妳有時間去想念真山,還不如因為我造成的困擾,而讓妳心中,想的只有我。

因為,我總是注視著妳。

而妳也總是,專心注視著真山。

所以才沒發現我在看妳。

只是單純地,希望妳能回頭看我。

只是那樣,就夠了。

不管別人覺得我多麼窩囊,覺得我多麼沒出息,只要我還喜歡著他,只要這份感情還在,對我來說,它就是讓我又悲又喜,獨一無二的寶物。

單戀的心情,是屬於自己的,不管別人怎麼講,因為這份心情只有自己最明白,就算這份心情帶給自己的,只有辛酸和苦澀,可是那也是自己的一部份。

沒有人不會去珍惜自己的一部份。

理花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時,就會變得不愛說話。─她總是安靜地靠在旁邊,一句話也不說。

我不會告訴你的!別想我會助你一臂之力!你要自己發現!真山是…大笨蛋!

這是,山田對真山的一點小小反擊。

我喜歡你,但是我才不想幫助你!這點不管是野宮還是山田都一樣,他們雖然希望自己喜歡的人能夠幸福,就算那幸福不是自己給予的,依舊是這樣希望。可是既然你的箭頭無法指向於我,那麼,我這樣一點點的壞心眼,是可以被原諒的吧?因為,你們都兩情相悅了啊。

哭泣的山田,想走進理花心中的真山,等待機會的野宮,就在山田發現理花心情的時候,齒輪開始慢慢運作了起來…

希望妳的心情,能夠碎成一片一片,最後變成美麗的回憶,升上天空,就像星星那樣,閃耀著永恆的光芒。

面對山田,野宮只能等待,並且祈禱。希望那段感情成為山田的回憶,而不是一直都是現在進行式,因為他也希望能得到回應,於是他祈禱,希望山田的心情能夠就這樣碎裂,不再完整。

但是他也不希望山田受到傷害,所以他也希望,這份感情,會像那燦爛的星空一樣,存在,但卻遙不可及。

我們伸手觸摸不到星星,可是卻能擁抱身邊的那個人。

太簡單了。

所以…根本用不著告白。現在,還不是時候。

暫時就…按兵不動…

「因為我喜歡妳。」

脫口而出的告白,更加打亂了山田紊亂的心湖,本來只想按兵不動的野宮,想到哭泣的山田,不知不覺地,喜歡的話語便脫口而出。

雖然,想讓妳哭得更慘,讓妳因為這樣的痛苦而選擇放棄他,然後,我就能順理成章的,不費吹灰之力的接收妳。可是,我又不想再看見妳的眼淚了,所以,就這樣,說出了喜歡妳,我很清楚,妳會因為我的告白而慌亂,然後只想著我,再也不會因為那個人而落淚…

希望妳身邊的那個男人,也能成功將妳帶往明天。

即使心中已經有了彼此,但是對於過去依舊抱著傷痛的理花,還是沒辦法就這樣輕易地投入真山的懷抱。曾經在心中舉足輕重的那個人,就這樣隨著死亡,隨著時間消逝而漸漸地…在心中的分量慢慢變輕,那懷念的身影,也慢慢地變淡…也許哪一天,就想不起來了。

看穿理花的真山,決定不管如何都要讓理花面對。

我知道,束縛著她的牽絆,又被我解開了一個。

就像歡送郵輪出航的彩帶,一根接一根的斷裂了。

我希望我能成為妳新的歸屬。

真山也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知道了理花的心意,但是他也很清楚原田在理花心中的分量,所以他不希望理花將活著當成一種歉疚,而是能為了自己而活著。

我希望的,是能夠牽著妳的手,一起走向明天。

看到真山講電話的樣子,我就懂了。

他和理花之間,有什麼正在慢慢展開…

我早就看出來了。

因為…我一直在注視著你啊。

一直,一直,一直…

因為一直注視著你,所以我也很清楚,你真的得到了你想要的幸福了。

如果愛情會讓人這麼痛苦,那麼我寧願,再也不要談戀愛了。

─可是,現在卻變成這樣。

究竟應該怎麼做才好,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無法忘記對真山的感情,又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被野宮吸引,哪邊才是真正的自己?

沒有真或假,因為不管是哪邊,都是自己的心情,人的感情並不是數學題,有著既定的答案,那是搖擺不定的天秤,看誰放下去的分量多就往那邊傾斜,野宮拼命地,想讓山田的天秤偏向自己,於是他想盡辦法將自己的砝碼放下去,只盼望著有那麼一天,山田心中那把衡量他跟真山的天秤消失,變成只收藏著他感情的珠寶盒。

面對感情時,沒有人是成熟的,或者該說,真的有面對感情的成熟的態度嗎?

我們所認為的成熟,不過就只是種理智。

然而,愛情並不是能用左腦掌控的。

我們在愛情中,都不知不覺地被對方那份不成熟所吸引。

我一直在想,沒有結果的戀情,究竟有何意義,終究會消失的東西,是否一開始就不該存在…

現在我明白了,一切都是有意義的,答案就在我心中。

感情的世界中,不管是誰都是自私的,想讓喜歡的人為自己所有,想讓自己被喜歡的人所有,可是就算是沒有結果的戀情,那都是我們的一部份,是難以抹滅掉的,生存的痕跡…

意義,就在自己心中。

[movie]TAKAYUKI YAMADA DOCUMENTARY「No Pain, No Gain」(山田孝之的痛苦與榮耀)

內容佔比最多的應該是山田擔任電影製作人的部分,正因為有堅持的勇氣,還有不放棄的努力,才能成就自己想做的事情,每個人都能自由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渾渾噩噩也好,尋找自我也好,樂於嘗試也好,都是每個人自己的人生,有時候我們會受限於現實,無法勇於追尋夢想,畢竟有些束縛,可能在百般思索...